血歌首部曲S  

作者:安東尼.萊恩 Anthony Ryan
譯者: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恐怖之物,眼睛所見是沉靜的可怖,而耳朵所聽見的是椎心入骨的顫慄。
 
當第五軍團的守門人對著瓦林說出那次圍城的經歷,我彷彿能聽見身陷火海裡成千上萬的尖叫、怒吼、呼救、哭泣,我不禁開始覺得最恐怖的不是淒厲可怕的畫面,而是在耳邊毫無保留的詛咒。
 
對我而言,《血歌》是如此這般的精彩,沒有特別的口氣與表示,卻如此栩栩如生。
 
 
一名鼎鼎大名的戰士被帶往某方,隨行的紀錄者,在行船的漫長時間裡,學者的本性讓紀錄者接受引誘拿出紙筆,傾聽戰士的娓娓道來,並寫下他自今的全部人生。
 
我們所孰悉的奇幻小說,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瓦林,母親死後,被父親送往專門訓練戰士的第六軍團,自此這個小男孩沒有家人,只有軍團這個組織可以依靠。
 
因為手上只有上冊,我不知道首部曲的完整故事,只知道上冊的內容幾乎都是瓦林與他同隊的兄弟們在軍團裡受訓的經過,通常我會說這是段成長經歷,但讀此書時我一點也不曾想過這幾乎代表稚嫩的形容,就像在我們號稱太平的這個現世,被派往外海進行戰事的那些士兵,從近代到現今,那都不是成長,是殘酷的必然,無論誰有選擇權,那其中也都沒有包含自由的成分。
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成長,但教育他們的,不是教育者,而是監督者。
 
在瓦林的國家有六個軍團,而第六軍團完全是訓練殺手的地方,被送到這裡的男孩,有各種理由,從片刻的交談碎語中能了解到背後原因總帶著苦澀,但並非全貌。
接受訓練的幾年當中,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看不出有甚麼特別,卻能微妙地感覺作者用一種很神奇的步伐,帶著書中這些男孩慢慢走向殘酷的未來,在他們以為已成長足夠,又讓他們體會到其實他們還遠不夠成熟足以面對一切,身體的強壯並不足以取代心靈意志的虛軟之處。
 
就像軍中生活,但戰士所面對的未來不是為了不確定的戰爭預備,而是為了必然的殺戮而準備,軍團裡的訓練是嚴苛且毫無憐憫,除了要熬過導師的鞭打與無窮無盡的反覆訓練,還要熬過測驗以證明自己具備能力足以留在第六軍團,多數男孩都不願離開,因為外面沒有他們能回去的地方。
 
絕大部分的情節都是隨著瓦林從他們所屬的第六軍團看出去,那是很狹窄的視線,但是作者把這個故事寫得既豐富又很撩撥人心。如在密室中聽見聲響,傳來模糊的耳語聲,可疑的伏線在作者筆下並不張牙舞爪,但很難忽視。
 
瓦林的父親是戰爭領主,效忠國王,為王國而戰,但瓦林並不了解父親,更不明白為何被父親送到軍團,他的兄弟也都各有其背後原因,那些背後故事也是種秘密,在軍團裡他們是為彼此性命擔保的兄弟,但也各自背負不可隨意示人的最深層心事。在瓦林所遇的每一件事背後似乎都暗藏著什麼,因為如此,總會忍不住想翻到下一頁,而偶爾爆出的笑點也讓閱讀過程裡很愉快。
 
用栩栩如生來形容並非我誇張,要想像書中世界多數都不困難,但要一看到文字就自然浮現畫面,我覺那很不簡單。被家人丟到軍團,從無憂男孩立刻變成以成為殺人戰士為目標的震驚,還有不喜歡不願意但還是得接受這裡就是此後的家的種種心境、態度,他們的過去與未來,訓練的鞭痕與其他傷疤也未能澆熄他們眼中仍有的男孩目光,在這本上冊裡透露出殺戮的酷寒與血腥,但也不掩飾青春的氣息,或許這不是個有宏觀世界的故事,卻生動不已地寫出國家與戰爭,戰士與殺戮,那陰雨霏霏的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