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夜  

作者:丁柚井 정유정
譯者:游芯歆
出版社:麥田

 

我們總想擺脫成長過程裡被突襲的陰影,一個孩子不應該經歷那些毫無道理可言的遭遇,這些事可大也可小,但陰影不會受事件輕重的影響,比如討厭的舉動、食物,即使心裡完全明白那與我們無關,那些經歷是錯誤的,也在心裡立下誓言不再重蹈覆轍,在努力划向理想中的那個世界的表面下,如果曾去挖掘內心,可能會發現自己其實在無意識間仍在做那些反覆出現於成長過程裡的行為,雖然想扭轉命運的愛意如此強烈,卻無法阻止意識裡,當軟弱時便會出現控制一切的鬼。
 
讀這本書,讓我不禁相信─於年少便埋入心底的黑暗,會如何摧毀一個人─這個事實。
 
 
 
這本書讓我重新定義「復仇」。
 
世道愈艱難,小人物的不平就如即將滿漲的河水,某個人或某件事發出響亮的正義之聲,往往能暫時平緩我們累積過久的悲憤,赤裸地說,那是種快感,況且在故事裡,被報復的那一方使勁地使壞更能加深受到反擊時的巨大衝擊,身為讀者的我能不大呼過癮嗎?可惜,如果相等的故事以現實取代時,便不能單純地享受那股快感了,因為,忽視也好,無知也好,終有一天我們都會知道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一個無法簡單分類成黑與白的故事。
 
《七年之夜》的起因,來自一場事故,從這場事故而牽連的所有人,就如這世界沒有簡單的二分法,他們的選擇注定事態會往更複雜的方向發展,可悲劇卻是取於他們幽暗的內心。
 
作者於書後的專訪說,她想表達擺盪於命運中的自由意志。整個故事讀畢後,再全面回想,心裡之所以感到複雜、無奈,就是因為如此吧,自由意志...是多虛幻的美夢。我想是求生的本能,會讓人忘了自己的才能,逃避過去的衝動使人想趕快抓住過去所不能擁有的,像逐漸飄遠的星星,趕緊抓住就能跟著一起離開,急迫的心願與猙獰的面孔,在每個人身上表露無遺。
 
崔賢洙本有機會成為一位優秀的棒球選手,但他受傷後無法再回去那個世界便退休找了個保全的工作。巴望著他的明星球員之路的妻子銀珠一心想讓一家三口晉升為有產階級,她最大的夢想就是住進一間大房子,但丈夫的未來已經不能指望,她只能想盡辦法賺錢來完成夢想。瑞元是賢洙最愛的孩子,也是他這一生唯一的救贖,只要孩子好,他願意做任何事。
 
為了成全銀珠的希望,賢洙被迫向公司請調至偏遠地區,擔任水庫保全的組長。妻子的野心與他的懦弱讓崔賢洙這個人陷入無法動彈的境地,更因此招惹了這世上最不該有其牽連的人。
 
這個故事,原本就是兩個人之間的對峙,自小家庭的因素,一個成為無法面對壓力的懦弱之人,而另一個則是凡事皆要掌控在手裡的強迫者,而這兩人之間有一個年輕人,扮演著既靠近又不接近核心的旁觀角色,就像在深沉又佈滿算計的死湖裡投下引起漣漪的石子。雖然一開始,讀者就已經知道這整故事並不是以全知的角度寫成,而是以透過訪查與盡可能接近事實的推測而代筆寫下,可整過閱讀過程會忘記這個基礎點,因此事後再回想,會出現一個類似空白的疑問,精密又冷靜地策畫著復仇計畫的那個人的真正心聲倒底是甚麼?書中有關他的一切全是經過詢問了解他的人而旁測,雖然很精準地抓到此人的做事風格,可他的空白卻讓我留下了一個看不見底的黑暗深淵。
 
若以書中對這人的描述視為線索,我忍不住猜想,這個人想報復的對象可能遠不止那些人,而他的人生又會走上如何更加扭曲的道路,看似擁有最為強烈的自由意志的人卻選擇了最無道的作法,這也是一種命運嗎?或是他只是一個推手,誰也不能逃避自己最不堪的本性。
 
 
 
仔細去想每個人的過錯,每次幾乎都會溢出一口悲的嘆息,如果當時就這麼做,或許就不會......
 
書裡好像不斷地回響著這句話,如果...或許...逃避的心態或許就如那年輕人說的:其實是想看到故事的結尾。想賭看看這悲慘的命運到最後是甚麼,結果答案我們似乎一開始就知道,只是不到最後不願承認自己錯了。
 
愈接近最後,那股執著的惡意就愈讓人膽寒,幾種來自最卑層的人性交織在一個大霧瀰漫的水庫小村,似是暗示人總是看不見眼前最顯見的問題,崔賢洙付出了所有才終於明白,渡過黑影的方法。
 
 
我必須跨越這片光海,這個世界才會放過我和父親。
 
 
 
 

    文章標籤

    懸疑 推理 復仇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