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空行」的圖片搜尋結果

作者:張草
出版社:皇冠文化

 

「老子說得真不錯啊,」雲空想道,「任萬物運作而默默無言,生長萬物而不去據有,作育萬物而不自恃其能,成就如此大功績而不自居,正因為不居,所以能夠不朽,這正是天地之心……」
正是如此。
日月沿著天空上的軌道運行,創造了時間。
亦是這種晝夜、四季寒暑,使萬物依循著生長收藏,由生生不息之中創造不朽。

喜愛怪聞、異談,什麼恐怖奇妙的作品大概都會看看,單純引發恐懼是種快樂,見識常理之外的玄妙是種享受,總之,只要與怪扯上關係的,我總想看看,因此張草的短篇作品我大概都看了,那些故事看了頭總是想不到尾,或許也因為故事不長,少有機會停頓思考,這回接觸張草的成名作《雲空行》,相隔二十年全面改寫,我當然不知與舊作有何差異,但那不重要,這對極了我的味的好看,才是全部。

 

看著看著,會覺得這是志怪小說。我想也八九不離十,以我自認的志怪小說而言,藉由超出常理之事描繪這世間是種古人式的諷刺幽默,而文字裡隱隱約約藏著作者的精魂也不奇怪,不過《雲空行》說著說著,逐漸有種淡然世外的禪意,作者彷彿巨大的旁觀者,在上方偶而伸出手擺弄一下,不很常只是眾生之事太多,不介入喊停會兒會沒完沒了,與之相輔,作者並未隨著時序而寫,許多小說的篇章前會寫時間,為了營造緊迫感對我卻沒甚麼用。不知為何,《雲空行》我很喜歡看完一篇又回頭去看那是何年,或許如此也是種命運的安排,看到後來不禁會這麼想。

開始,我覺得有點奇怪,詭異安靜的林子裡有個人在奔跑,其實那時我還沒想到這是部說怪的小說,從雲空的出生,歷險,讓破履師徒收養,年滿二十後開始獨自遊歷這世間。本以為雲空便是這一書的主角,為何先前說有種淡然室外的禪意,只因能感覺雲空的確是獨特的存在,而故事主線也會隨他尋找今生前世的因緣,卻覺得在雲空的世界裡並不強求一種命運,雲空也好,他之外的人,與他相遇的人妖魅,在一篇篇相遇的緣分裡,各有其因果糾葛,在此似乎做了個了結,卻不見得在下回再見時已了無牽掛。

另外,附錄於每篇故事後的解說,實在也令人佩服,要讀多少古籍才能如此運用,古籍上記載的奇聞異事也真超乎想像,不光是如幻想中的精怪,或許外星生物早以一種神仙形象被記錄,民間養蠱的習俗,後來化學的發源煉丹,作者以一篇篇的奇異相遇,寫各種人生姿態,其中精彩之處,便是這些額外的知識收穫,無論真假可行,當這些真實被記錄下的生物、事蹟,藉由極富好奇心的雲空而一一浮現眼前,好似隨人在還未有高樓大廈的廣闊大地上漫遊,再怪的事物也僅是世間的無常之一,涼風徐徐,參天的老木林立窄小的山間小徑兩旁,一路蟲鳴鳥聲,遠方城市的輪廓逐漸浮現,這些道人似乎從不停下腳步,孤身一人,換到現代似乎也沒甚麼不好。

自古以來,人心貪欲太重,捨不下想不開,即便如今,活得自由卻不自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