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大地

作者: 伊麗莎白.柯斯托娃 Elizabeth Kostova
譯者: 王心瑩
出版社:大塊文化  

 

因為我不能為死亡駐足
他好心為我停下
馬車上只乘載我倆
和永生。

我們慢慢前行—他不匆不忙
而我也收拾起
生前的勞動和閒暇
只因他的殷勤有禮

這兩段詩,出自愛蜜莉‧狄金遜《因為我不能為死亡佇足等候》。詩中將死亡比喻為一位親切的紳士,帶著詩中主角回顧過往。生命中的一切逐漸消融,但活過、愛過的每個瞬間真實無比,現在我們只是變得更加輕盈地步上另一段旅行。

《影子大地》的故事,以一位美國女孩誤拿了一位陌生人的重要物品而開始尋人展開,實際上卻只是藉由這個機會述說保加利亞這片大地的樣貌。活在這片大地上的每一段人生,就如詩中的死亡,形體消失卻仍永恆地留在這片土地,緩緩地繪畫出一個國家的歷史、傷痛、希望與愛。如亞莉珊卓在故鄉失落極其珍貴的也能在一個陌生的國度再度找回,無論在何地都有無懼死亡的真誠與愛,只要你願意再度接受、去熱愛。

很多國家我都是極其陌生的,保加利亞更不說,完全無任何印象的一個國家,但就是如此,所以我對這本小說特別感興趣,對一個閱讀者,還有甚麼先透過文字認識一個地方來得更親切,一位好心的帶領者。對於有著複雜歷史的國家,前塵往事或許就是如詩中死亡那般的紳士,讓我們得以溫柔的目光看待到後來得知的悲慘往事,將之刻印在記憶的教訓中,深刻體會保握活著的每一寸時光有多重要,我想這就會變成永生,變成蛻變成一個不再痛苦,充滿輕盈回憶的國度。

亞莉珊卓,一個美國女孩,與哥哥感情極好,卻在一次爭吵過後,永遠地失去了傑克,從那之後她好像慢慢地失去了追求喜愛事物的熱情,最後她來到傑克曾說過最想來的國家,保加利亞。她申請來這裡當英語教師,打算一邊工作一邊認識這個哥哥曾經說最想要拜訪的國度,沒想到與涅文一家邂逅,一股無法說明的好感促使她好意幫助這一家人一個小忙卻在分離後發現行李中多了一個手提袋,她發現自己竟誤拿了對方的骨灰盒,失去親人的感同身受讓亞莉珊卓無法置之不理,她一定要找到他們請求原諒並親手交還,因此認識當時正載著她欲往預定的青年旅館的計程車司機巴布。

尋人的這段旅程,雖然隨著挖掘出骨灰主人生前的故事而逐漸走樣,一些不明的危險朝他們接近,就如與保加利亞的歷史相呼應般,經過許多不同政權統治的保加利亞的歷史可謂相當豐富,但經過二次大戰這個國家變成了共產國家,書中的著重點在於這段時期,那段時期有許多人被冠上莫有的罪名送往勞改營,為共產政權提供服務,有多少人為此失去生命又有多少人是因此而失蹤,很難找到太多紀錄,這段悲傷的過往像一個很老的靈魂,佔據在書中,但就如承裝這位受盡苦難的小提琴家的骨灰盒,他的摯友,一位藝術家,為他所親手製作的,在骨灰盒上雕刻的童話、動物,包圍著他,以愛情、親情、友情,甚至更高尚的情感,這本小說談保加利亞,不僅僅述說人們的悲歡離合,無處不在的自然風光也包圍著他們,當然,每個政權留下的遺跡、廢墟、雕刻、遺毒也靜靜地各自佔據。

因為我無法好好談述這各因為這本小說才首次認識的國家,只能就書中所讀抒發。我想這也是個述說愛與失落的治癒小說,特別不同之處,在於《影子大地》的主角,其實是保加利亞,這個國家的美麗與哀愁,但歷史走過,逐漸淡出這個脫離獨裁統治的年輕國家,人們可以不再談論歷史遺留的傷害,可以逐漸以希望填滿內心。我想這是所有人,無論是哪一國人的希望,也是作者談論那段勞改營的原因,願這樣的事讓好心的紳士帶著我們看一眼就好,往後放下,只珍惜眼前,如亞莉珊卓這個美國女孩來到一個陌生國度,企望從最愛的哥哥的願望中找回什麼,那般的心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