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克莉絲汀.漢娜 Kristin Hannah
譯者:林小綠
出版社:春光出版

 

或許這就是人生吧,當一個人活得夠久,總免不了悲歡離合,重要的是體會所有的感受,並盡可能留住喜悅,因為沒人知道心臟何時會停止跳動。

人生當真,隨年紀的增長,才會有所體悟。

有人或許一生好運,從未遭逢厄難,蘊養了純粹的樂觀與良善,但往往很多時候,人們得在一個瞬間長大,是怨是恨是無奈,在歲月裡慢慢磨成了悟,時候到了才會知道當初做得對不對,可有些事永遠沒有對錯。

這位作者很擅長寫親密的感情,不過我對友情的關懷較淺,可是這本《冬日花園》寫得是母女。正巧年紀也足,我特別有感觸。

女孩子對情感的變化,我認為比較敏銳,雖然我們也多見許多父女感情極好,但我總覺得在女孩們的心裡,母親的關懷與肯定特別重要,那似乎會決定這孩子將來決定用甚麼面相面對世界。被母親推開的那種刺痛感,有人可能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那傷害有多深,我覺得被深愛的孩子也許更懂,只要他們願意想像,必然會深覺恐懼,如有一日必須待在現今擁有幸福的對面時。


回想書中內容,仍然會覺得難過。

我與母親的關係很好,我不是個貼心的人,但母親是個可愛的人。所以書的前半段,我看梅芮迪絲與妹妹如何逃離母親卻又無法放下,她們曾經努力想得到母親的愛卻只得到為了不再受傷害而選擇不再去愛母親的逃避人生,只覺得非常的痛心,雖然只能看見文字,卻能感覺到這兩姊妹從沒真的放下母親,還是感覺得出她們有多希望媽媽能喜歡她們,對她們微笑,溫柔地問著她們的近況。

人生累積的經驗裡,就如妹妹妮娜,想打破不可摧毀的阻礙,勢必得厚著臉皮,耍著任性與韌性,與對方糾纏不休。她們的母親在父親離世後,行為怪異,梅芮迪絲認為母親病了,妮娜又逃回烽火接連的其他世界繼續攝影師的人生,三個人皆無法面對父親的希望,努力了解彼此。這也讓人覺得難過,我懂逃避是因為真的太難,或許活著就剩這麼一次鼓起勇氣了,其實無功而返也沒關係,不過和以前一樣,卻如此無法承受萬一又失敗了,那麼連希望也不存在了。

因此,當母親願意再次講起在她們小時候時常講的那個故事,或許小時候母親講故事有所遺漏,或許是因為她們當時還小不懂、故意不聽,但現在母親的故事聽起來更完滿更豐滿,更具深意。

讀到這,大概能猜得,必然與過去,與戰爭有關。

故事中的女孩薇薇,剛愛上一個人,就失去了父親,邪惡的統治者到處抓人,被貼上罪犯標籤的一家人只能低調生活,當薇薇再次遇上沙夏,她決定要為自己活,可是戰爭卻在幾年後來臨了,經歷過戰爭的母親與外婆明白,但薇薇還不明白戰爭有多可怕。

梅芮迪絲與妮娜從母親的故事裡,瞭解她們所失去的與母親失去的,多年的誤解與自我囚禁,都變成了愛。兩個女孩明白她們的媽媽是多強大的人,對孩子的愛是多麼的濃烈,再也無法質疑她們母親其實不愛她們。

最後在一方花園裡,母親找到真正的釋然。
白色的雕花鐵柵欄圍住一塊方寸之地,圍欄內一張紅銅長椅正對著三座花崗石墓碑,四周花團錦簇。仰頭一望,穹蒼光彩迸射,紫色、粉色和橘色的光芒流淌在眾星之間。是極光。


這是個泣訴戰爭無比醜陋的故事,更是談述母親與女兒的故事,梅芮迪絲與她的兩個女兒,她們的母親與梅芮迪絲、妮娜,薇薇與歐嘉和她們的母親,以及薇薇的母親與外婆,最後是薇薇與她的兩個孩子,她們都以自己的方式,闡述愛情。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