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之後愛來了  

作者:揚-菲利浦.森卡 Jan-Philipp Sendker
譯者:趙睿音
出版社:天培

 

透過腦中的窗口,山巒在遠方,雨色中顯得像一抹影子,打在香蕉葉上的水聲,帶著一點悶,滴答與嘩啦的聲音圍繞著屋子,看見曬乾懸掛著的辣椒大蒜的那縫隙飄來香味,這是個無須工作的一日,看著雨景,心想等雨停,外頭一定一片泥濘,但是土地也一定受到了滋潤,種下的作物一定會長得好,縈繞著這些心思的那個人虔誠地往一個方向合掌禮拜,他似乎向某人說,我沒有計畫,只有一個夢想
 
佛家說,人生來世並非為了享樂,苦是必然。
 
對於書中所說的那些故事,若苦是必然,那麼必然是因為愛。
或許我們從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活著,渾渾噩噩是甚麼?充實富有意義又是甚麼?那怕是一成不變,日日去做相同的事回同樣的地方,驅使人日復一日的是甚麼?若只是想活著如此簡單,我們又何必問自己這樣好嗎?假使我們能賦予活著的定義,那麼無論做甚麼都是有型態的人生,但這麼做的背後,或許只是想證明是否有愛的存在。
 
聽起來似乎太過柔情,至少對這個充滿苦難的世間,別忘了,愛有千萬種面貌,無善無惡,僅是一道鎖,藏著人世間所有情慾。
 
 
此書是《在心跳消失之前》的續作。
 
前作是關於主角父親的故事,而在那之後十年,主角茱莉亞忽而產生幻聽,有一個聲音不斷地質疑她的生活,她很確定那並非來自內心深處的內在聲音,而是另一個人的聲音,她遇到一位來自緬甸的老師父告訴她,必須找出那聲音的來歷才能讓那聲音安息,因此另一個總盤旋於心中的一個念頭讓此行更加確定。
 
茱莉亞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在緬甸,十年前她找到回到出生地的父親,也第一次見到未曾謀面的哥哥吳巴。
 
吳巴知道有個人可能知道妹妹體內那鬼魂是誰,他領著茱莉亞來到一婦人面前,婦人講了一個叫作奴奴的女人的故事。
小農的妻子有顆寬大的心,卻沒有多餘的空間,而這是她唯一僅有。
兩個年輕男孩和他們的母親。豐沛的愛,卻不曾為誰帶來幸福,但這是他們全部所有。
 
來自紐約的律師,茱莉亞要的是甚麼?或許我該說是作者想讓茱莉亞去意識到甚麼?
 
我沒看過前作,無從得知茱莉亞上一次的緬甸之旅是何樣貌,但我卻稍能理解,為何上一回跟這一次,她會做出不同決定。因為愛,這一次她感受到發自她心裡真正的愛,或許是離別,也讓她明白對吳巴的愛,而那個消磨了她多年的紐約有甚麼在等著她?她說不清楚。
 
我也說不清這本《雨季之後愛來了》究竟說了甚麼,透過緬甸,奴奴的人生讓我看見一個依遵佛教的純樸國家,世上沒有各面皆美麗的事物,人活著便有許多煩惱,特別當你心中有愛時,微笑的背後若仔細觀察也會看出差異,活自由又衣食無缺的我即使只是個很普通的人,之於吳巴,仍顯得擁有過多,並非對比吳巴的窮困,而是他對所求的定義。
 
只是一個夢想。
 
 
 
奴奴與她的兩個孩子,若定要給他們一個定義,是不幸、是苦難、是悲傷。我卻只想到生即是苦。
 
此書敘事的口吻讓我想到寓言,因為文字中充滿無以名狀的感覺,好似這個熱帶國家即使經歷過這麼多動盪不安,也仍如常地展示它生於土地的茁壯美麗,惡意留下的傷疤無法消滅,愛也會消失,但這不是永恆。
 
相信心裡最強烈的直覺,或許那就是大雨過後,露面的真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