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黛博拉.哈克妮斯  Deborah Harkness
譯者:張定綺
出版社:大塊文化  

 

看似靜息的萬物,祕密的連結已存在。
他們暗中勾結,默默等待。
 
即使我們穿戴最新潮的現代服飾,操作讓生活更不一樣的神奇機械,在幻想無度的思維裡盡力奔馳,仍無法說服自己相信這世界的神祕已經消失。有時,僅是站立在一片小樹林中,穿越其中的微風便已透露出不單純,它們夾帶著植物散發的訊息、空氣變化、生物體味,那其中有甚麼勾結,實在神奇。
 
對這整個由生至死、滿溢流動的世界,我們是旁觀者,相信若以敞開手臂的視野去看待蟄伏、翱翔、漂流在所有空間的所有所有,不會只看見人類,或熟知的生物。
 
變數,說明沒有真正徹底的排斥,追求純粹的融合,猶如在排斥任何可能性,演化的那雙翅膀最終將衰老凋零。
 
 
最近我在想吸血鬼題材可能已不再單單代表超現實的浪漫,雖然讀者不可能忽視主角馬修與戴安娜那亮到瞎眼的愛情故事,但整個三部曲看完,無論讀者中是否有像我不怎麼熱中羅曼史的,也許會同意,愛情可能是唯一能將兩種極端牽引結合的厲害媒介,而生命的求生秘訣才能在最後的生命之書中告訴讀者,願意接受改變的真諦。
 
接續上一集,馬修與戴安娜從十六世紀回到現代,日子似乎更艱難了,馬修的基因缺陷將導致與他相關之人遭逢禍害,多年來的基因研究,以及那本神秘的手抄本所蘊含的生命之謎,似乎暗示了可解的活路,但過去的錯誤讓馬修的敵人在跨越了數百年後仍追擊而來,以及合議會針對他們違反不同物種不得結合的規定的嚴厲指控,馬修困於他對家族忠誠的囚牢,戴安娜則愁於源自恐懼的沉重壓力。
 
他們的麻煩還真不少,但我喜歡他們說,愛與時間會發揮作用
 
為了編織這麼一個暗藏血族、巫族、魔族的世界,此系列雖然不像奇幻小說組織龐大,可也考究了不少可以與之相符合的歷史,縱然這是一對吸血鬼與女巫相戀而開始的長篇故事,但其組成成分卻豐富異常。以愛為誓的存在感雖強大,為了讓那本神秘的手抄本、橫貫漫長時間的血族、擁懷奧妙魔法的巫族,甚至出席率不高的魔族,所有一切栩栩如生,就像為了讓人相信某種存在而搭建的布景,任何細節毫不馬虎。
 
從書的厚度不難看出為了營造馬修與戴安娜的世界有多用心,有時候我會覺得作者是否過於描述細節,但我也承認,即使我敬愛這世間的神秘,可誠實那一面是不怎麼相信超自然生物,可是看完這一套書,差點想相信作者難道親身體驗過,僅靠想像與研究,真能如此忠實般呈現一個不僅是浪漫幻想的物種生態。
 
吸血鬼與巫師不是任何學術研究上的真實記錄,如果你要描述他們,不能僅僅述說殺戮與施放咒語那一面。為了完成最後那個無始亦無終的第十個結,從生物基因到如何編織魔法,得有一個雖神奇但能理解的說法。
我想作者在眾多必須隱藏身分的限制背景潛規則下,倒是把種族融合的無限未來說得不錯。
 
科學在此處很迷人,它解釋了被視為禁忌的不可行的真正理由,知道原因就能尋找解答,但那之前,我們卻必先相信「不可能」。
 
 
不喜歡愛情小說的人,可能會覺得馬修與戴安娜的愛情太閃亮了,可是我真的挺喜歡把各種歷史、煉金術、巫術、為了營造這個富有家族所必需的相關知識、學者畫家、那些過去的名人與事蹟、民間傳說...揉進這個虛構故事,然後變成像是有血有肉的偽生物。
 
說偽,充其量只能說明我個人思想所限,《生命之書》解釋了故事中人物的生命起源,對照書中提及的集中營,就如同他們在書中所說,這世上沒有血族、巫族、魔族,他們從古自今的基因裡都蘊藏融合的意涵,所以他們茁壯成長,因為生命,無終亦無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