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安德列.亞歷克斯 André Alexis
譯者:李靜宜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闔上書後,想起《巴別塔之犬》裡的丈夫。
妻子突然意外死亡,他毫無頭緒,只剩下妻子死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的執念,他們養的狗是唯一目擊者,求助無門的他自此一腳踏進古怪又極其殘忍的試探之旅。

猶記得那些為了讓狗開口說話的實驗描述多讓人心生恐懼又覺極其荒謬,追求這種事在現實裡、虛構裡的成功率無論有多少,最終也要面臨突破了生理的障礙,也無法添補靈魂的差異。

那麼,人之所以與其他生物不同,在於靈魂的複雜性嗎?
生命譜出所有關於活著所綻放的異彩,惡與善的分明、模糊,僅是存在的美麗,賦予意義的愛,儲放在靈魂裡,《神與狗的賭注》所說的快樂,在這樣的靈魂之中,在生存的愉悅之上,縱然於溫飽、慾望之間,那樣的快樂在心靈意識裡閃爍不明,透過狗的視角,四周永不歇息的燈暗了下來,這個關於靈魂的世界僅餘氣味、記憶、內心的聲音。

 

兩位神祇閒聊之餘,聊起「智慧是否讓人快樂」,爭論最後演變成打賭,祂們以一年受對方奴役為條件,被賦予智慧的動物只要有任何一隻死前感到快樂,便是赫密斯贏,反之贏家則是阿波羅。

一家獸醫院的十五隻狗成為試驗目標。

希臘眾神給人的印象不若東方較為空靈,祂們有著人性的喜樂與卑劣,可祂們不是凡人,或許這場打賭就如那群被賦予智慧的狗,既非人也非狗,擁有至高無上神力的神祉們站在高處觀看人類時,既感疑惑又深受吸引,有時便也做出如凡人憤怒、嫉妒的行為,祂們觀看這些狗的奇幻旅程,因個人立場而適時插手,因悲憫而干預,可最魔幻之處,仍是擁有智力的生物該如何自處,可牠們卻如寓言故事般,演出發展智力後最原始的開始。

性格總會決定方向,有的人會因為過多的煩惱而痛苦、驚慌,有的人只是渴望一個公正和平的世界而不擇手段,有的人則是歌頌美麗而歡欣不已,有的則是擁有一份互相了解的愛而心滿意足,而有的人卻只想著如何活得更好而短視近利,這些在狗兒們身上體現了出來,但狗的天性仍存在牠們的生命中。狗的世界,書中多有描述,那是個階級分明的世界,卻也存在著互相照顧的特性,可非人亦非狗的牠們失去了這些,在試圖挽回狗的舊往之際,混亂造成了分裂,彷彿反映人類獸性的那一面。

從我的角度看待這樣的情況,或許人類也無法接受能成長智力的生物,特別是與人親近的貓狗,即使可以溝通是好事,但生命的本質上卻明明顯顯地指出無法共同生活的歧異,但你必須敬重牠們的尊嚴與隱私,因為牠們不再是只追求單純生存快樂的生物,當一個生命開始能思考「生的意義」與「自身價值」,那絕對是一種不同層次的生命發展。

如此希望,可能很自私,可經由這些狗兒的感受,讀者會感受到人類複雜的心思讓生命裡太多事物幾乎都必須具備意義,可是內心深處我們或許只想要一份很單純只具備一項意義的感情,直接傳達的情感且不求太多回報,同樣的,如因過多資訊而痛苦的狗,你不會希望牠們染上人類複雜的那一面,因一首詩而快樂無比的那隻狗,卻讓我想起人類具備這樣能力,感受生命中的各種美。

生命的意義,在短暫的時間裡,若說微不足道,也不全錯,與危機拚搏當下,還有甚麼比活下來更有意義,書中呈現的狗的意識之中,牠們的天性明白地說著這道理,智力卻使牠們無法克制地思考,想要的究竟是甚麼?意義又為何?而愛是如此無形又無所不在,但最幽默的卻是愛上詩的詩人之狗。

或許至死,我們也難相信,懷抱因愛而感受的各種思緒,能讓靈魂安息,可這樣能力卻確確實實在我們身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