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菲特烈.貝克曼 Fredrik Backman
譯者:杜蘊慧
出版社:天培 

 

什麼也沒改變。但他們踢球的樣子,就像是整個宇宙因此而改變。

 

人生,難以描述。

任何具體的存在都代表一種結論,人生不該如此,事實上,每個人之間的確有著明顯的優劣差距,即使如此,我們仍希望能肯定自己,獨特,唯一,而非僅是一種結論。

 

又一本談論人生的溫暖之作。

 

我不是特別喜歡這類小說的人,或許因為現實裡太多煩心的事,有時候憤怒地想,哪來的人生選擇,我們不是一直只能接受,努力消化,渾渾噩噩地流逝歲月嗎?

 

布蕾瑪莉,很像我說的這類人,不斷接受,說服自己,但我們多是這樣的人嗎?這問題似是非是,布雷瑪莉對自己的定義,如許多不知道自己是誰的疑問,那怕明白自己的立足點,時光仍舊混濁地流掉了,人生究竟能多有意義?這個問題真需要思考、重視嗎?

 

書中主角已年過半百,她就像堅不可摧的頑石,按部就班並堅持照著清單而走的人生,看在年輕者的眼裡,這樣的主角很惱人,像纏人的鬼魂,彷彿有無所不在的壓迫感。剛接觸布蕾瑪莉的人,很難覺得她討喜,但對讀者、一個旁觀者,卻又很有趣。因為老公外遇,離開安穩了幾乎大半輩子的世界,跑到一個荒涼的小鎮,那小鎮上還留下的人已經甚麼都不剩了,他們的球場、小學、超市、衛生所...都被關了,剩下幾周壽命的鎮民活動中心外,他們也只有披薩店和足球了。

 

這座小鎮的憤恨可想而知,布蕾瑪莉帶著她執拗的清單來到博格這小鎮,她與世界好像即將走到末路的博格將會發生甚麼?我好奇得要命,好似要看兩頭怪獸對決般。她告訴就業輔導那女孩:如果她有工作,這世上至少會有一個人發現她死亡,我想像布蕾講這些話時的表情,認真得就像個冷面笑匠。

 

我們總是盡量學著圓滑點,不太過嚴肅也不過分滑稽,像個正常人一樣,不要太過執著,忽視小事的微薄存在,這樣就能滾動大石往前,布蕾瑪莉卻只想帶著清單按步滾動石子,似乎任何人都會想告訴她,那樣的做法實在太荒謬。但對博格小鎮的人,還有什麼比他們幾乎被搶光的人生還荒謬,布蕾瑪莉像股不尋常的風,而博格就如真正在呼吸著的生命,在殘留的餘暉中,憤怒掙扎。

 

我很喜歡小說的最後,看似沒多大的改變,微小而堅定的堅持還是能改變什麼的,而他們彼此即使沒有擁抱最美好的結局,但誰也不會忘記誰曾經到此一遊。

 

對於書中的任何一個人,好似沒有任何廢話,生活的無奈、挫折,的確活生生的也不會消失,但他們在心底仔細藏著某種希望,用諷刺的表情瞪著小鎮的沒落,憤怒絕望不管了都好,沒有選擇下,我們就做當下唯一能做的。

 

人生像足球滾到眼前,不回應的話,還能做甚麼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