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山海經:顫抖神箭

作者:郭箏
出版社:遠流出版

 

文載道心道:「他摔一跤,就開了竅,成了大劍客;我摔一跤,怎麼就變成了白痴?這也未免太沒有天理了!」

《山海經》雖集神奇、怪異於一身,其實也是記述遠古的地理風貌、民族風情的地理書,就如作者於後記所說,對創作者那可是座寶山,看似零碎的分布,實則含括廣闊地域的風土民情。我特別感興趣的是,正因為如此,所以作者採用可能台灣讀者較少接觸的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系列的寫法,依作者的形容那就像空拍機,此刻可能專注於某一人物,但旋即將焦點換到另一人物,但在這地區活動的人也全包含在內,誰都可能是主角,或下一刻又成了配角。

仔細想想,好像也不少有類似的寫法,只不過仍舊感覺得出主、配角的份量,而且所謂的人生百態,應是無人主角卻處處故事,武俠小說裡說的「身在江湖,人不由己」,就好似在說每個人在這混缸裡游哪有太多的選擇,成了大俠又如何,還不是全不由我,悲歡離合照樣得環一輪,每個落魄俠士都有一段崛起及絕望的歷程,在慣例的武俠小說是這樣的,但在《大話山海經》裡,人生的百態裡是有荒謬這一項的,用合理的角度看待所有超出理解的事物,是喜劇,對生活的自嘲,是幽默,在書裡,人生的種種際遇,就是一場鬧劇,有人說這不莊重,但誰又戲謔了。

我很慶幸這本小說,沒有我擔心的青少年小說的套路,但預計七本的這套《大話山海經》的確很適合全年齡人閱讀。無特定主角,每本主述的事件不同,也無不連續看有連貫不起的問題,只有一貫的鬧劇,人、神、妖魔、精怪全兜在一起在人間這大劇場勾心鬥角,就因為繞著一個「喜」,沒有過黑的人心,不用照看甚麼深淵,甚至有種「說得可真白話」的樂趣,不管看哪種劇,只要扯到陰謀詭計,伏筆是一定要處處透著懸疑,話也不可說得太白,留白是種很重要的技巧,但這裡不用,大俠的內心也是白話文,不知不覺便覺得:你們可真鬧,哈~~

此本以后羿射日為主題,江湖流傳著后羿留下一把神弓藏在某處,不過可沒人說拿到此弓會怎樣,但各路人士已興沖沖地四處找,腦子不好的文載道就這樣被莫名其妙地扯進了這事。

其實我習慣也偏愛更複雜些的劇情,而且作者若想,這套書絕對也能寫得詭譎多變、人心哀戚,內容雖是奇幻,但作者亦是參考宋朝當代的風氣與周邊國家的歷史結合,要想多複雜絕非不行,還不用說《山海經》裡種種詭異的生物、奇異功能的礦、植物,多適合探探險打打怪,想要一路險阻也提供了各國奇異人士,不過嘛要是如此也就無法表達出那股人生真是荒謬的鬧,我們雖只是這世間的小人物,給人翻白眼的事多得不得了,可為何要悲,翻騰地鬧一場喜劇吧。

不知為何,一直在想,這要是能拍成情境喜劇該有多好啊,我想到貓妖說:「人家住帳棚多舒服,哪像你們這些蠢蛋喜歡住屋子裡,就跟住在墳墓裡差不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