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

作者:是枝裕和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出版 

 

 

如果有血緣關係,有時反而會發現,原以為早就結束的情感其實只是隱藏在內心深處。

欲言又止...
話說一半,起了頭卻又不說下去,打啞謎的對話,惡意又無意的閒談,只有讀到最後才看得清這一家人的面目,我突然察覺一件事。

混濁的水面看不見底下的魚,混亂的人生經驗使人糊塗什麼才是對的,本能催促渴望什麼,做了卻又說不清楚為什麼?到底要的是甚麼?活著的時間裡看得清楚的東西很少,過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仍舊不清楚水面下有甚麼,也不懂等待泥沙沉澱,只是一個勁地擾動水,很傻,我覺得這很傻,可是如果從不知道遇到人們所謂的家庭、父母關係、子女對應該怎麼做,只能從記憶中拼命榨取能夠模擬的類似情感,怎會知道自己正在編織自己的人生,還是一直在演一齣戲。

 

《小偷家族》是導演是枝裕和親自撰寫的電影小說版,沒看過電影我無從比較,卻相信這些平淡卻又曖昧不明的文字變成畫面,會很動人。

阿治與祥太像往常一樣,去常去的超市偷東西,回家的路上,兩人又看見那個小女孩,一身骯髒赤腳地待在公寓一樓的外廊上,像是進不了家門的樣子。信代說阿治這個人,向來只有今天的快樂,沒有昨日的反省也沒有明日的展望,卻把孩子撿了回去。他們和初枝一起住在四周都改建成大樓,僅剩的老舊平房裡,初枝對這孩子沒甚麼意見,不過多一個人而已,亞紀只是問了祥太,她要的洗髮精呢?

當逐漸發現看似與兒子媳婦孫兒女同住的模樣只是假象,一屋子全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不過是基於薄弱的理由而住在一起,是不可思議的。他們像住在只用一根木頭頂住的房子,搖搖晃晃地互相掩護,最後房子雖然如預期中地垮了,還是會驚訝這滿是破綻的一家人竟也生活得彷彿沒事般,他們只是把被遺棄的彼此撿起放在一起而已,不基於任何可靠的關係,就像隨口撒的謊。

我不知道家庭破碎該說是社會悲歌,還是人生來本就不公平,即使最普通的幸福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

因為,從信代、阿治到小女孩,家庭暴力好像是社會習以為常的一部分,關在小小的房子裡,潛藏心底的魔鬼盡情現身,歡頌每一天遭遇的厭惡、不公,衍生憤怒,怒火吐出火舌,吞食涉世未深的孩子,汙濁的空氣中,他們只足夠理解封閉情感的人生哲學,成長後用錯誤的經驗體驗愛情,又陷入類似的循環,好像永遠學不到正確知識的學生,怎麼拼命地讀,就是無法正確理解。

祥太與凜,從阿治他們身上本就學不到正確的人生觀,但那個家至少教會了凜真正的情感,母親的打罵從來就不是愛。方法是錯的,想釋出的感情是真的,那個搖晃、偽裝的房子裡,的確曾經有過,不須理由,包容被遺棄的人的一個家。


我總覺得他們很像其他生物偽裝的人,拼命學習當一個真的人,有時候會無所覺地屈服習慣的行惡本能,我可悲地想或許他們永遠變不成希望中的那種人,好似生來就遺失了甚麼重要的部分,再也拼不回原樣。

曖昧的字句,欲言又止的相處,亞紀為何厭惡她的家人,家庭正常的她接受了初枝略帶惡意的邀情,住進她的家,與陌生的人偽裝成家人。我只能隱約地想,或許她與初枝一樣,感覺自己被排斥,被溫暖、歡笑的家庭氛圍隔離在外,與清晰可見的暴力不同,那樣的傷痕是空虛虛無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