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絲瑪麗的兒子S  

作者: 艾拉‧萊文 Ira Levin
譯者:柯清心
出版社:小異出版

 

長久以來,以為末日的到來就是人類滅亡時,真不知這是根據甚麼?一定又是傳播暗示的結果。
 
讀《蘿絲瑪麗的嬰兒》時,根據那群瘋狂的巫師的計謀,他們計畫著似乎就是這個,只是我萬沒想到竟會看到此書的續集,無論我如何預想也想不出作者會如何寫這個末日續集,當然也可能翻轉,走向幸福的結尾,可是如果真是這樣又好像太過古怪了,當然作者有權為他的續集做任何處理,只是難以甩掉的不安感總是主宰著整體的氛圍,讓人難以想像蘿絲瑪麗的未來會走向如她所願的美滿。
 
看完《蘿絲瑪麗的兒子》,很難判斷這是個好故事還是怪故事,有種新浪潮電影的感覺,如夢境的暗示感很強烈,也很曖昧,究竟末日真的到來了嗎?
 
我不禁揣摩起撒旦的心思,毀滅世界真是他的夙願嗎?不管自哪來的,反正我們總是被暗示壞蛋要的除了破壞還是破壞,那麼惡中之王還能祈求甚麼?當然是更大規模的破壞,續集的結尾看似老梗,卻有種韻味讓我忍不住去想,說不定撒旦要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混亂,一個供他無限娛樂的慾望世界,世界是否真的還存在根本無所謂,只要愚蠢的人類仍活在他們的慾望裡,所有因慾望而生的邪惡就會無限輪迴,如一再重複的夢。
 
 
 
續集由沉睡了二十七年的蘿絲瑪麗甦醒的那一刻開始,嚴格來講應該是由巫師團最後一位意外死掉的那一刻開始,邪惡的詛咒在最後一人死去後終於解開,睡人蘿絲再度回到人間。
 
上一集中,蘿絲被迫置於一種陰謀的不安壓力下,她飽受驚嚇且無法自主,唯有最後面對寶寶時展現的勇氣讓她似乎拿回了主導權,同樣的感覺延續到了續集,當她自詛咒中醒來,不卑不亢地在電視訪問中講出她的身分,也就是現在正廣受人愛戴的救世主安迪的親生母親。
 
其實這很詭異,突然間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睡了二十七年,睡前才六歲的兒子已經是三十幾歲的成人,而且還成了帶著宗教意味的和平代表,蘿絲瑪麗的適應力透著一種令人生疑的冷霧,輕慢慢的,令人不安的微慄感正往外飄散
很自然地想起她以前作的那個夢,她夢到被老師責罵、與名人開派對,其中一人還親切地問候她,這個夢似乎在暗示蘿絲的心底慾望,或許還帶著一點權力的色彩。
 
沾兒子的光,世人對蘿絲同樣充滿了興趣,我無意對宗教無理,人們無條件地喜愛並遵從某個人的行為就像宗教崇拜,就像相信神的光輝終將賜予他們一樣。安迪雖像在做好事,但權力意味卻盈滿全室般,揮都揮不散所有氣味,沉浸在如此美妙芬芳裡的蘿絲既享受可又直覺地開始懷疑,安迪真的沒有欺騙她嗎?身為母親,她不會放棄兒子,但身為天主教家庭出生的女孩,終究很難相信有一半惡魔之血的安迪沒有被那群瘋狂的巫師帶壞。
 
或許整件事都是陰謀,也或許只是蘿絲巨大的不安所影射出的夢境,這本續集比起前作,少了驚悚的氣氛卻更詭異,甚至還帶點令人心慌的意亂。
 
很難看清我們是身在圈套裡,還是從未踏入,人們對和平的強大需求看起來竟然一點也不祥和美麗,反像過於渴求的慾望。隱約中有種暗示,好似在說,人們大多以為他們做的是善意的好事,但實際上卻全入了權力這怪獸的大嘴,成了滋養牠的養分。
 
而蘿絲無論如何掙扎,也逃不出潛藏內心最深處的慾望。
 
 
 
 
 
 

 

    文章標籤

    續集 驚悚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