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D.巴克   J.D. BARKER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奇幻基地

 

甘德鵝啊,鵝啊,我該去哪裡逛逛?在我女友的房間上樓下樓,遇到一個不願意禱告的老先生,我就抓住他的左腿,將他推下樓。
「你有想過這首兒歌唱得是什麼嗎,山姆?這首兒歌有些灰暗,它告訴孩子大人的黑心世界。我和母親上下樓時,母親都會提到這首歌。」

犯罪的動機源自於黑暗的內心,可是有時又讓人覺得那是一種愛。其實愛沒有那麼的完美無瑕,它引發很多面的情感,即使毛骨悚然,分不清愛還是恨,化身為暗影的靈魂仍舊靠著對某人的愛的忠誠,像個人活著。很難說這好或不好,縱使犯罪,必須遵守的底線、規矩與尊敬,以最嚴格的家規、教育,引導著孩子在必要的生存裡行其能行之事,雖然如此,人人便不能生而平等,司法保護所有人,私法卻嚴格對待破壞規矩的人。


有時小說會留下餘味無窮的結尾,這本《四猿殺手》也是如此,但我強烈地覺得這不僅是餘味,理應來一本續集。

犯罪故事的開始總是很類似,或許該說必要的過程也同等類似,追查了五年的連續殺人犯突然出意外死了,而熟悉作案程序的波特立刻明白還有位受害者正困在某處,仍舊活著,他必須帶領他的小隊找到受害者。

辦案過程大致上都是差不多的,最有趣的甚至是可以說構成這本犯罪小說獨特韻味的,是從死去的犯人身上搜出的小筆記本裡頭寫的故事。四猿煞,是人們為這名殺手取的外號,從筆記本上記錄的類似自傳的內容來看,殺手的理念來自父親的教導,以三猿的不看、不聽、不說為人生應遵守的準則,而第四隻猿,則是不動猴,非禮勿動,不應該去做那些不合禮教的事,僅看了、聽了邪惡之事,還不能算錯,但說了壞話便有實際行為,必須承擔罪責,而做了壞事便是不能原諒的最大錯了。

四猿煞綁架殺害那些有罪的人的孩子,藉以引出那些逃過追查的罪行,他更是認為最愛的孩子為此而死才是讓這些行惡之人最深痛難忘的教訓。

雖然很詭異,這位四猿殺手的父親對孩子的教育,讓我有些佩服,他嚴格地畫出一個絕對的界線,而且極其有辦法地讓家人遵守著,讓他的孩子對他敬重,雖沒人言明什麼,可孩子對父親有一種單純的愛,可是他們的相處方法實在太不對勁。妙的是,這不知什麼來歷的家庭,惹上隔壁鄰居的禍事,更是始料未及,四猿煞的故事實在迷人,在經典的完美家庭表面下,每一戶人家其實暗藏迴轉難料的秘密,也就是如此,我實在太想看這個四猿煞與他的家人往後的際遇,這些人都是犯罪裡的高手,都有一顆滿是黑料的心,但表面上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人了。

四猿煞的來歷與目的絕對構成這本小說的骨幹,但作者也挺成功地營造出一個悲痛男人,怪異又逞強的專業面貌,卻不是一開始就強灌悲劇的黃湯,我實在很怕看到被擊垮的人在追案中試圖找出路,這本小說有種清爽,我們都在怪異的世界裡找人生意義,可是不必對我說那些善良邪惡的冠冕堂皇,該為與不該為早有準則,我們都有復仇的慾望,但也都訂好該做與不該做的規則,但我從不迷惘,而你們卻時常掙扎其中。

 

 

 

 

 

 

文章標籤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