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傑瑞.李鐸  A. G. Riddle
譯者: 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有人想搶走我的研究,無論我跑到哪裡都沒用,所以我先回柏林把東西都藏好,然後躲起來等。等這個世界不像森林那麼可怕了,妳和媽媽就能回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把剩下的麵包屑找出來。」


一個故事拆成三個階段時,處在中間的那部分總是曖昧不明。承接前者留下的困境與謎題,主角們踏入解救全人類的迷宮尋找解藥,待這部分告一段落,卻進入了第二部分:季蒂昂的陰謀與宿願,究竟是甚麼?然而在二部曲裡,仍舊看不見答案,只有一個個的問題,迴盪在眾人的疑問中,如同呼應書中那些知情的人告訴他們:答案不是由我這裡得到,而是從問題中去尋找。

珮彤的母親說得很對,人類的知識累積了兩千年,一個攸關人類何去何從的答案,是無法輕易給予一個答案的,想要明白就得透過追求問題來獲得知識,從而理解。


讀以科學為基礎的小說,不輕鬆,但人只要接受極限在哪,放下那些不懂的就能順利通行。

從此作中,可以了解更多人過去的面貌,會發現這許許多多登場的人,大多有難以抹滅的傷痕,戰爭、變故、家庭因素...毀了希望與愛,可他們仍舊渴望,希望從這個殘酷無望的世界裡找到徹底解決的方法,讓這世上再也不會有孩子被虐待、被遺棄,人們不用面對恐怖的戰爭、為任何怒火犯下駭人的罪行,每一個殘缺不全的靈魂都能得到修補,回到最完美的開始。

二部曲就如副題「密碼」,是一連串的解謎,劇情展開非常的緊湊,拯救人類後卻又浮現另一個問題,才有人發現季蒂昂隱藏在散播病毒背後的真正目的。

特別有感,其中提到幾萬年前不屬於現代人種的另一支人種已有跨越海洋的航海技術,他們到達澳洲卻不再進化,人們思考這個問題,認為澳洲與其他大陸被海洋隔絕,那支人種在這個地方生活安穩,無須進化來適應求生,有人認為地球就如宇宙間的孤島,生活其中的人類終究也會如這支曾征服海洋的人種,生活安逸,不再進化,終至衰落。

書裡提及的人類來源與假設,為了隱蓋信息,用了很多驚人、顛覆的尚不可知來代替,但浮現的訊息,我自己覺得很有趣,而究竟人類基因裡有甚麼秘密,就如「魔鏡」到底是甚麼?為何季蒂昂如此堅信能解決所有問題?這實在是很讓人好奇,雖然這部小說是虛擬的,卻也是盡可能地以已有的事實建立假設,或許在小說家狂妄的腦袋裡,也有一扇真實之門。

可是,我卻沒有甚麼可以多說的。這本續作裡,有大量的動作場面,看得人會直捏把冷汗,卻也一直拋出似能組裝出謎底的元件,但無論如何那並不是全部的拼圖,看不清全貌,也只能糊里糊塗地跟著走。

只不過,看著主角與各國政府為了全球人類的生存奔走,我想那有種英雄意識吧,如果生命如此備受重視,為何地球上許許多多的生命卻日漸凋零,甚至滅絕了,就算人類最重視人命卻一直有那麼多人亡於暴力之下。一路走來,季蒂昂為了達到目的,犧牲掉了的人命不計其數,看得站在季蒂昂對面的人是心驚膽跳的,無法苟同,我卻覺得同樣殘酷。眼前看得到的可以不忍,看不見的可以無視,這世界終究是會衰落吧,「魔鏡」大概會是一場夢,一個反射出最真摯最天真的心願的夢境。

他們縱使殘忍無比,卻是由最破碎的心而生的祈求,希望這個世上再也沒有不幸。
最讓人傷心的,是我們將其視為天真如童話的夢,從不將其視為可能成真的現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