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傑瑞.李鐸  A. G. Riddle
譯者: 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新的世界只看重一樣東西:心智的力量。出身背景、外型長相都無關緊要。在那裡,任何創傷都能得到治癒,心靈的傷口也不例外。任何人都能重新來過。」

不管我們是甚麼人,即使只有一瞬間,定都曾希望活在一個沒有傷害的世界。


書中提到的科學理論與術語,解釋了,還是不太懂,這也無礙於這故事想說的話。科幻作品裡,或多或少會指向人類的未來,即是心智發展將會更重要,無法跟上大腦發展的肉體終將被捨棄。

看完一整套書,前面的種種化為一瞬間,只剩下一個大問題,人類會再進化,而進化的下一個階段會是甚麼?

承接二部曲,眾人依舊尋找答案,戴斯蒙的記憶開始回溯過往,他如何讓尤里帶進季蒂昂,這也解釋了尤里這一派人所追求的目標,尤里給戴斯蒙問題,讓他從問題中思考答案,這一大段很有意思,講述了現在的人類為何是我們,我們跟原始的其他人種有何差異進而取代了他們,消滅了其他人種後的現代人是如何地進化至現所建立的文明。

這差異,在於想像力與模擬能力。我們想像一個遠景,腦中組合實現的可能性,帶著遠古的先人飄洋過海,農業的發展提供人類大腦更穩定更大量的熱量,更多想像更多模擬實現,建立了城市,成就了現今。這部分我相信有根據的,小說之有趣在於,那些為人不知的細節任憑想像,季蒂昂這個悠久的組織為歷史上的人類進步帶來幾次的大轉變,例如工業革命。但他們最終的目標是,再也沒有傷害的世界。

如珮彤的母親,琳恩所說,能實現此願望的「魔鏡」是必經之路,在宇宙中一直不斷地重複著,尤里的手段是邪惡的,卻不是罪首,差別只在於是「誰」控制,而如何實現而已。尤里選擇不說理,直接強行將人類帶入魔鏡,戴斯蒙認為該給所有人選擇權,但最終人類還是要走進魔鏡,邁入下一個階段。

無論書中的假設如何,人類倘若有機會進入下一個階段,有個必然的經過:消弭世上所有的差異性。人類最引以自豪的,是獨特的個體所綻放的眾多姿態,但這些大大小小的差異性也始終存在爭執,為何我們無法做到理性溫和地看待與自己如此不同的人事物?

這個問題,對書中的許多人是沉重的枷鎖,對如今的人類更是如此,我們始終忽視心靈的需求,放任各種暴力侵害,誰能說寧願犧牲眾多人命來成就一個新的未來的尤里有錯,尤里這角色雖未多加著墨他的過去,卻可以知道在戰爭中失去一切的一個孩子所見所聞,留在他心中的是怎樣的一個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想抹去的地獄景象。

或許是角色刻畫所需,帶著強大傷痛的人才會有如此動力拿全人類做賭注,卻也反映出人類對自己對世界造成的傷害已經無法彌補。唯有擺脫現況,才不會面臨真正的滅絕。

尤里只想讓人類進化至下一個階段,琳恩畢生所研究的卻是魔鏡之後的世界,她相信那將是與其他智能種族接觸的開始,只是沒人知道是好與壞。

也許到了尾聲,有些虛幻,我卻相信這個故事重頭到尾都是穩扎穩打的科學理論,具有模擬實現的想像力。

看看我們周遭、身旁的,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人們的模樣,值得反省的、覺得遺憾的,太多了。改變這一切的力量,在我們的心裡、腦袋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