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楊翠  
繪者: 古依平
出版社:悅智

 

柯立把車停在氤氳著霧氣的樹林子裡,知宵一眼就看到了霧中那些隱隱發光的金色痕跡,像一條發光的絲帶。他和柯立沿著金絲前行,不久就看到了坐落在山間的盧浮醫院。

姑獲鳥原本是中國傳說裡的一種妖鳥,但我對姑獲鳥的印象卻來自於日本作家京極夏彥的小說,因難產而死的女人懷抱怨恨,奪取他人孩子的一種形象。究竟是何時混在一起,我也沒甚麼考究精神,而妖怪的各種知識也都來自日本,中國妖怪多事來山海經,一種記事,非生動的,如山水般的存在,或許牠們只是一種當時少見的生物而傳說化而已。但說到陌生,台灣妖怪,卻只知道藏在深山中迷惑人心的魔神仔。

不過,妖怪究竟是甚麼?在我的想法裡,妖怪或許只是另一種生物,來自異世界的居民,也同樣是血肉之軀,卻有人類世界所沒有的神異力量。


人類這生物,從不簡單,理解人類是門科學,但在普通又平凡的日常中,大人經常輕視孩子,似乎我們總覺得孩子還能有甚麼複雜心思嗎?他們學的東西足以理解這個世界嗎?不,還不夠,至少得裝滿累積十八年上的知識才能稍微被視為一個可以平視的人。

然而,就像妖怪,我有時覺妖怪也像是從自然而生的一種現象,必須去感受、相信,才能獲得回饋的一種成長,與資料型態呈現的知識不同。腦的成長程度會影響知識的吸收,但心的開闊與接受度卻與年紀無關,這一點孩子總是比成人好,蓬勃旺盛的好奇心是他們特色之一。

以前看《學校怪談》,主角們全是小學生,那時想這不會太刁難孩子嗎?年紀小小竟然要面對鬼怪,看到接替突然過世父親管理妖怪客棧的知宵才十歲,這麼小的孩子能管理妖怪的疑問感又浮了出來,但經驗告訴我,往往這樣的安排,想傳達的,是心意。

雖然孩子也有複雜的心思,心意的確比成人單純,因為快樂而喜歡,因為擔心而去做,因為想念而傷心。

老實說,以十歲孩子為視角的故事,劇情安排很簡潔明嘹,對於對妖怪、靈異有興趣的孩子卻是不錯的入門款。我了解身為大人,大概多會覺得這類故事不切實際,對孩子成長似乎沒有幫助,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幫助,但是自古故事就很多以傳說的形式流傳,在天馬行空的想像中,有些事如今已經成真,而想像也是一種產生快樂的來源,將夢想、目標放進想像的世界裡,不就是我們的童年。

雖然,我們全不知道將來夢想會不會成真,但是我們敢於做夢,如知宵與朋友們,還有幫助他的妖怪住戶們,在軟弱中互相扶持,一點一滴地學習成長。

 

 

 

 

 

 

    文章標籤

    兒童文學 妖怪 姑獲鳥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