バカが全裸でやってくる  

作者:入間人間
譯者:邱鍾仁
出版社:台灣角川

 

「小說這種東西,不就像是把作者的全裸秀給讀者看嗎?」
 
這句話,我很有同感,但是......
對想當小說家的人,我覺得這本書很危險。
 
 
記得小時候有人說過:沒才能就早點放棄,改變跑道,將來才會過得好,如果對那些沒才能的人說鼓勵的話反而是害他們,會讓他們搞不清楚狀況下傻傻地往錯的地方跑。所以說,告訴大家就算是笨蛋也要往夢想用力衝的小說,真的可以相信嗎?
 
以第一人稱書寫很常見,但在此書中每個章節出現的「我」卻是不同的人。
 
每個「我」之間有著微妙的關聯,巧妙的時間線在這些關係中錯落,有一種影響的作用。
 
書中出現的這些「我」,就像不同程度的小說家,拼命寫不斷投稿期待出道的菜鳥、被出版社要求繼續寫完全沒有續集打算的新手作家、出版過暢銷作品卻因跟讀者吵架沉寂了好一陣子的二流作家、已是大作家卻發生了意外的女人、深信才能的年輕暢銷小說家......這些人有一種笨蛋般的狂熱和可怕的自信,雖說書中也有人大吼著:你根本沒有寫小說的能力!那股相信夢想的執著,傻得沒有根據,也看不出任何堅毅的特質,卻異常的頑固
 
夢想沒有期限沒有形體,很難知道堅持到甚麼時候會開花結果,或是真有結果的那一天。這些的「我」也曾懷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不理會人際關係,外在與身體的管理也置之不理,只是一股腦地陷入創造的世界裡,日復一日過著與文字奮鬥的日子,他們沒有生活可言,只有小說。寫小說不見得是建立在偉大的夢想之上,有些人只是在文字中混飯吃,可就算是這樣的人離開了小說的世界,也沒有他可以立身之處,有些人有股熱情卻被不斷要求考慮市場,到底自己是寫小說的工廠還是甚麼東西?
 
這樣的煩惱在一件小事上或一本無聊卻讓人平靜的書裡,找到答案。
 
就故事本該有的發展及某種形式的結局的模式來看,這些伏線其實不怎麼影響故事的發展,每個「我」都只是說著他們對寫小說這件事的情感,發覺他們與他人之間的關係頂多算是一種有小趣味,不過看完後再綜觀這些人,會發現他們在不經意之間互相影響了彼此,或許那些影響可能也無關緊要,卻很像在緊閉的空間裡割開了一條透氣的縫隙。
 
這樣就夠了,一點點的空氣,夢想這東西就可以培養,因為他們心底的那畝田很肥沃,即使用的是的次級的肥料,土質也先天不良,但灌溉的人拼命想把苗田養好的心意卻是可以保證的。
 
 
每個人寫小說都有其內在之物,才能的高低或許就是依據這個內在,但這仍是很虛幻的問題。書中針對成為小說家這件事,有很多觀點,可無論如何,書裡的這些人都是無藥可救的笨蛋,到底寫小說需不需要才能,主觀的市場又多殘酷,想把心中的妄想化成可視的文字的感情卻真實得無法再強調了。
 
我怎麼也沒辦法將這本小說當成故事看,這根本是身為一個熱愛故事的小說家寫給這份職業的情書。
 
 
「呼......全裸是吧?」
「而且是無碼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