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馬克.洛倫斯 Mark Lawrence 
譯者: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梅康,世界上沒有所謂善惡。」我回答:「只有對於權力、舒適、性的追求,以及願意為這些追求付出的代價。」我踹了亡巫的屍體一腳,「你覺得這些可悲的傢伙邪惡嗎?你覺得我們應該感到害怕?」

若非在最尾聲處,主角對成長表達了敬意,這本書便是完全體的王子惡搞復仇記。

對我最妙的是,在王子復仇的最高潮的那個時刻,我感到濃烈的敬佩,敬佩那惡趣味的荒謬竟如此渾然天成,或許這個世界本就處處匪夷所思,但至少在故事中的最終目標來臨,多少可以是個莊嚴、認真看待的一段旅程,但主角維持了一路走來的風格,然而我這旁觀者到了這時候也終於覺悟,自己在關注的究竟是個甚麼樣的人。

不開玩笑,沒有戲謔,雖然無關道德,因為那沒用,所作所為仍是有其神聖目標性,這位復仇王子所走的就是這樣的路,旁人所為只是玩鬧似地不相信,一個來自宮廷的王位繼承人,十多歲的少年,竟像個惡棍犯下種種罪行,且宣誓他將成為一國之王,百國的皇帝。


說他殘酷、黑暗,非傳統型主角,還真是客氣的說法,我如此說並非覺得主角裘葛.昂奎斯特別殘忍、聰穎、手段高明之類的,而是他的有話直說,計畫中帶著莽撞,大有一種一切全甩開的無所謂,任何道德、規矩、愛恨的束縛全非他所要,他能做到他所想,不必遵循那些必要的考量、利益交換。裘葛有種厭世精神,好似他追求的野心也只是為了嘲諷,不過如此說也算是好似在說裘葛有甚麼執著,他當然有,母后與弟弟的死帶給他的傷痛得有人付出代價,可那不是什麼人生規劃,可以用一生來慢慢鋪成。

我能以玩笑心態看待裘葛的復仇之路,可人都要回頭看起源為何的,一個在皇宮裡備受尊寵的王子為何要變成一個沒心沒肝的歹人,他如此非傳統,我想就是因為他太過有血有肉,不知為何裘葛老讓我想到半澤直樹,他的無法無天讓我有種大快人心的爽勁,對於世道許多事讓人憤怒卻無可奈何的心情,它其實沒有地方可以宣洩,我們只能聽那些大人說的,成熟點、聰明點、想開點,這世界沒那麼好混,所以別輕率地輕舉妄動,裘葛不甩這些,沒用的傢伙就去死吧。

道德感比較分明的人可能不太能接受這樣的主角,但他為何如此?

裘葛的成長屏除了那些引導正途的指引,他當然也有個好師傅,可是至親的死過於殘忍,而父親的態度過於冷漠無情,他的不平、憤怒始終波濤洶湧,那然而當他發現自己被人操控,掙脫控制後的他就能回到那個有良好教育、平靜豐足的昂奎斯王子嗎?他懷疑過但復仇的腳步沒停,立下的野心誓言也沒打算罷手,他清楚明白地說心裡的那頭野獸也是他的。

或許裘葛也能做另一種比較有良知、有善惡底線,有好心更好的人,不過我猜他自己也想過,如果他變成那種理所當然的好王子,便不能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解決擋他路的惡人,好心無法解決諸百國之間的紛爭,戰爭永遠不會結束,最強的王者在這盤棋局裡,眾人都以為武力、金錢是最優秀的宣示,可裘葛想告訴所有人一個最殘酷的真理,最強的人也是最心狠手辣的人。

裘葛與兄弟們那種毫無天良,看似良計實則不計後果的正面對決,是種黑暗,卻是他人的行徑塑造出的殘酷,一個孩子要如何去理解親眼看著親人被殘酷殺害,這世界卻什麼也沒改變。一句簡單的真理無法平復被毒蛇纏繞的心。

這本小說的惡帶著諷刺的趣味,壞人行惡本就如此,宗教之善卻沒想像中聖潔,可愛的是再歹心的人也會想告解一番,不過上帝雖與世人同在,可人就是人,人心不見得接受所有的告解,也無法無差別關愛所有人,所以世間必然也有惡魔,聖潔之外也必有可憎之徒。我很喜歡這本書,因為它不說好話,雖然奇幻小說的世界裡向來沒甚麼溫馨,可我愛的就是奇幻故事用幻境隱射現實,而裘葛這位非典型英雄,更是字字直戳表皮底下的肉,那些教條、禮儀保護得了任何人嗎?如果能,就別廢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