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接觸《傲慢與偏見》時,我只是個小五學生,我不懂書裡那針鋒相對的花火代表著什麼,也不懂那一句句文雅的對話下藏著什麼暗意,可是我心底一直對這本世界名著留有一種說不出的浪漫情懷,長大了才發覺那樣的情懷就是愛情。

沒有順理成章的發展,沒有細水慢流的累積,也沒有感覺對了的命中注定,在《傲慢與偏見》裡,代表的就是兩種人,男人的傲慢與女人的偏見,曖昧與衝突碰撞著,究竟這兩個人最終會發生愛情嗎?或許就是這樣的浪漫使我至今印象深刻,雖然優雅得幾乎看不見一絲骯髒的對話,看得我有點疲憊,仍是不減我對兩人發展的關注。

收到試讀本時,我忍不住想起一句話:『活得越久,什麼新奇的事就越遇得到。』

珍‧奧斯汀如果有知,或許會大笑著說:「有了僵屍的攪和,達西跟伊麗莎白的戀愛恐怕會發展得很忙。」


故名思義,這個惡搞版,就是把僵屍請進了達西跟伊麗莎的生活之中,不知什麼原因,那個時代的僵屍沒事會從土裡爬出來,捉幾個人來大啖飽餐一頓,而我們的班奈特家的姑娘們各各都身懷絕技,隨時都可以把這些僵屍打飛,而伊麗莎白就在這樣的時代,遇上了我們的達西先生。

看過原著的人,大概都可以預想這兩個人的互動會多有趣。

不過...我得老實說,原先我期待是不同於原著的惡趣,愛情當然要談,爭執當然也不能少,可是活屍滿地跑的恐怖也不能太低,但是活屍的存在似乎只達到一個功用,就是讓伊麗莎白的特立獨行,就於那個時代,更加有說服力罷了

兩人的互動似乎也沒因活屍的加入,增添太多的趣味,或許是我期待太高了。

如果活屍的設定可以更加地融入書中的生活,隨時會喪命的恐怖威脅中帶著那時代的文雅幽默,這樣的混味似乎會更好,也比較對得起那些被打爆的僵屍們。

雖然書沒有達到我的預期,可我還是很期待2011年的電影,聽說納塔莉波曼將演出伊麗莎白‧班奈特這個角色,實在有些出乎我意料,也害我更期待電影了...這大概是我頭一次期待活屍電影。

介紹給沒看過原著的人跟喜歡輕度恐怖的重溫者,僵屍的加入並不會破壞太多原著,倒是多了點現代感的青春氣味,只是再恐怖點會更好,呵...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