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傑克.凱堔
原文作者:Jack Ketchum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小異出版

 

《淡季》的故事走向大致上就與一般常見的美國恐怖片相同。
年輕男女莫名地遭受屠殺,追殺者用盡各種酷刑折磨人,然後漫長的一夜過去,可能有人倖存也可能全數斃命,而警方無論有用或無用,照例都幫不上忙。

這類電影中的多數之所以最後都變成像是替恐怖電影的數量充人頭用的娛樂片,就因為它們永遠循著一樣的戲碼在走,卻從不替它們的暴行作些辯解。

但我不會僅把此書當作是看過即忘的純娛樂片,畢竟如果把書中那些殘暴過程真實拍出來,還是很嚇人的。
可以想像在八O年代,此書的出版,想必是嚇壞了許多人,也難怪當時這本書會被批判得一文不值。就文學性,《淡季》顯得粗俗無禮,甚至可以說毫無內容,但對電影商而言,《淡季》大概為他們開創了一條新的電影型態。
不過,電影與書,可以說既是同行者又是陌路人,因它們都開啟了一種「直視暴力」的恐怖之路,但它們想呈現給大眾的卻是兩條分線道。

電影只想讓你嚇得冷汗直流,而傑克‧凱堔寫此書卻只是想真實呈現出暴力的部份面貌,不管你是否被嚇到,暴力的發生就是如此的無常與無理。


以現代的眼光,《淡季》的創意已經被使用得非常徹底,但血腥程度或許還有得一拼,進入後半場的殺戮,一個不注意,就已經一片屍野、殷紅。
我不能說一點也不噁心,只是在殺紅了眼的混亂中,作者的企圖越來越明顯,我反覺得有趣了起來。

食人家族殺人,是為了吃,為了生存,這個家族蠻荒狂野卻自有制度,可他們的暴戾中帶著邪惡與貪慾;而倒楣的五位男女一如我們,煩惱感情煩惱自身,想的盡是如何讓自己過得更好更對,一趟度假之旅卻讓他們變成被捕獵的食物,良知與善心逐漸蛻變成憤恨的怒火;最有趣的就是警察這角色,雖然我永遠不明白為什麼警察總是姍姍來遲,可《淡季》裡的警察並非無用的傢伙,只是他們從未想過他們的職區裡竟有食人族,當他們與這個家族面對面時,驚恐與厭惡竟激起了他們的求生本能,反擊。明明那五位來自都會的年輕人才是受害者,而來救人的這群警察卻比他們還恐懼,甚至反應更大。

若要問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我不知道。

暴力就如一股不明的混濁力量,隱藏在任何人的體內,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施暴者。
誰能活下來,在命運裡是無常的。


我們當中有些人不算是人類,至少不是我們一般認為的人類。不知怎地,這些人似乎沒發展完全,要不是缺乏憐憫的基因,就是沒有設身處地的能力。這些人不在乎害你傾家蕩產,不會犧牲一夜睡眠來思考他們把你欺凌得陷入徹底絕望,甚至想自殺的狀態。
我不喜歡這些只能算是複製的人的人類,但他們的數量遠多於你所能想像。
─這些人不算是人而且著實驚嚇到我。誰有該死的權利驚嚇你。

這段文字出自於作者寫給中文版的序文,也是我整本書最喜歡的部分。

傷害可以是冷淡,激烈,嘻鬧,狂癲...也可以是語言,眼神,我相信很多人都同意,沉默有時也是種暴力。
看似平靜的世界,其實到處都在蘊釀著一場暴力,這個世界如果突然某天變成煉獄,我想都不奇怪。



如果無法接受《淡季》這種恐怖暴力,倒可以看作者的另一本《鄰家女孩》,同樣是以暴力為主題,講的卻是冷漠忽視的可怕。
不過要我比較的話,《淡季》或許還比較溫和。





    文章標籤

    暴力的面貌 恐怖電影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