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東尼.帕森斯 著 / 郭成業 譯
馥林文化 出版


前陣子,看了一部芬蘭片,電影內容講述一個失業的男人為了養家,誤打誤撞下開始了性服務的職業。
說實話,我覺得這部片很悶,我也不喜歡,但我對電影簡介上的一段文字有點感觸:
「芬蘭,堪稱全世界福利最好的國家之一,卻不代表這裡的人都幸福又快樂。」

如果能好一段時間不工作生活還能正常運行,這還真是不錯的福利,但從電影裡,我只看到男人在家庭裡的核心地位是不容得他失業太久的,身為一個父親、丈夫,男人必須出門去工作,賺更多能支付正常生活以外的開銷,所以福利再好,也無法讓失業這樣的事不再沉重,更無法維持男人在家庭中的地位。

電影或許是反應當地的情況而已,而《老男孩》卻反應了男人窩曩的面目。


用「窩囊」兩字沒有批判的意味,只是覺得書中的主角哈利面對失敗的那個樣子,就像是沉進水裡的身體因為浮不起來,索性放棄掙扎,真的有些覺得他這樣子還真有些沒用,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多會這麼想?但其實我知道哈利不是真的沒用,他只是對自己無力了。

如果以印象顯明度的標準來挑,我在書裡看到兩個老男人,一個男孩,及一個男孩男人分不清的哈利。

書介的標題上,寫著男人二十歲時,眼裡只有辣妹;三十歲時,一心想要自由;四十歲時,則想要有所依靠。我雖不是男人,但我覺得事實就是如此。

年少時,不知責任後果,總想幹些大事;年長後,有了責任卻開始想逃離,開始在外尋找刺激解放,背離家庭;當年老了,內心剩下一片虛無,過去的放蕩回憶也取代不了那些曾經出現在生命中的愛恨,想念開始強烈得難受。


我認為《老男孩》寫得真的很好,這本書寫男人,而且寫出男人的很多面,書裡談一個父親面對離婚對孩子的影響感到的痛心與抱歉,談一個兒子不斷追憶過往思念父親的後悔與不成熟,談一個丈夫對家庭的責任與懦弱,談一個男人對感情的自私與忌妒。

追根究底,哈利的不成熟來自對父親的思念與不夠愛他的悔恨,他的內心始終停留在過去,那些不成熟的追憶,就像他的前妻說的:雖然你總是唉聲歎氣,哈利......

但對兒子的虧欠又重重壓在心上,離婚的小孩總是特別會忍耐,哪怕你為孩子找了個新家庭,還是彌補不了失去親生母親的缺憾,孩子遭受霸凌,他想的也只是要出口氣,難怪那兩個老男人會笑哈利是去他們那裡找爸爸的。

「我的父親的過世讓我目睹了死亡的孤單,以及瀕死之人的孤獨。我們深愛著他,但是到了最後,我們卻讓他孤單地死去。只是因為我們累了,因為時間太晚了,因為我們什麼都不能做。我們愛著他,但他卻必須獨自對抗死亡。」

這段文字,真切地寫出哈利心底的痛,卻無法讓他成長成真正的男子漢。因為他只是站在父親身後,看著父親身上那些來自戰場的傷疤,坐著出入戰場的不切實際的英雄夢,他不能明白父親暗藏內心對社會的忿怒控訴,肩負起責任的堅毅,不只是因為必須更是因為想要守護家庭的決心。


我不知道最後哈利有變成男子漢了嗎?因為一切是如此的順勢而為。有時候女人罵男人沒用,大概就是這樣吧,男人總會讓事態順勢而為,就算結果可能預期得到是糟的。

男子漢,我想就像肯說的,「跟勝負沒有關係。敢勇於挺身而出才是最重要的。要像個男人。像個男人才是最重要的。」



感謝馥林提供試讀

老男孩 有時候我會覺得,女人似乎比男人本身更了解男子漢到底是什麼,大概是因為女人總追求一種安心的幸福,如果所愛的人連保護家的勇氣,說真的這種人還有什麼可愛的?這本書沒有像講道理那樣說得明明白白,全憑看的人如何去想。

    文章標籤

    男人與男孩 家庭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