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奧泉光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看完書後,我想到了「小確幸」。

我對這「小而確實的幸福」,起初是感到困惑的,不過經過解釋充分瞭解後,我想這樣的幸福對於人類是非常必要的存在吧。

如果可以選擇,毫無煩惱放開一切的快樂,應該會比小確幸更受歡迎,不過這是沒辦法的。因為不顧一切的快樂與社會是相抵觸的。

生存在社會中是一種共同生活,遵守秩序之下的規範是必要的,而某種非強制性的潛規則更是推動一個人甚至一個團體茁壯的必要,這是社會必有的優劣。純然的快樂並非不行,只是很難長期持續地存在團體中,更殘酷地說,只有少數人能孤獨又健康地過上單純喜樂的生活,多數人卻是偏頗地走上歧路。

以點點滴滴的形式出現的小小快樂,像是潤滑劑一樣,讓努力生活的齒輪可以持續轉動,小齒輪推動著巨大的行進,以我的觀點,這也代表著,目標與夢想。

對於本書的主角桑幸(桑潟幸一的外號),就是不可能出現小確幸的男人,因為他已不自覺地踏上追求更低等生活的不歸路。

不過很奇怪的,我卻覺得在他身上的確是出現了小小的卻又異常確實的微弱幸福,單就字面上,似乎真是如此。



桑幸這個人,說是寄生蟲,僅是附著社會體系下僅靠一點露水就能殘活的一個無用之人,點頭稱是之餘卻又覺得沒這麼過份,可是就因為他這個人的沒用讓我足足有三分之一的部分,難以進入此書強烈的挖苦樂趣之中。

這完全突顯我個性嚴肅的那一面,面對如此毫無上進心又只會把錯怪到別人身上但又完全不敢吭聲只敢暗地裡詛咒他人或放棄自我,自暴自棄地想著如何成為更下等的人,唉....真的很無力啊,對於這樣的人,身為親人的話也只能異常豁達地面對了吧。

不過就在我逐漸習慣桑幸後,在他那一大堆沒用又窩囊的自我剖白裡,竟然看到熟悉的東西。
雖然很卑劣,可是遇到令人不爽的事(很多時候都只是小事),有時候真的很想不顧一切地耍任性,然後這麼想:既然你這麼覺得,我就徹底解放給你看好了,讓你知道什麼叫狂暴!什麼理性常識,我就是這麼的沒用,又怎麼樣?

既然某個部分上,我們也算是同路人,那麼桑幸似乎也就沒那麼討人厭,或者該說他是既普通到存在我們每個人的腹黑裡,但又特別的有如持續不斷的刺光,可是就如他本人也如此認為,在現實生活裡他是個毫無存在感的男人,但在小說又身為主人翁的他可是刺眼的很,差點讓我忽略掉書中其他有趣的部分。


先把桑幸這個陰沉的男人放在一邊,來看書中的其他部分。

雖說要先把桑幸丟到一旁,還是先得從他開始說起。
首先,桑幸是個很輕易地會放棄目標且遁入安逸樂土的人,他在先前所待的學校就是不思進取的人,當大學教師對他而言最重要且是唯一目的,就是這是份可以領到錢的工作,因此在得知學校隨時可能倒閉後,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只能待在次等三流學校混飯吃,離開了麗短不可能有其他學校錄用他,所以他擔憂的不得了,卻沒想到以前同校的一個教授竟然推薦他到千葉的一所大學任教,真是天掉下來的好運啊,他這麼欣喜的想著。

垂乳根國際大學。

乍看大學的名字,我曾有過一絲衝動想寫信去問出版社這是真的嗎?是不是譯錯了?

隨著故事發展,我也就接受了這個與此書濃厚的挖苦意味相契合,特別是極適合桑幸這個人的校名。不如說如果校名要是太過正常,反而會破壞此書的崩壞取向的整體性。

到了千葉,習慣大阪繁華的生活的桑幸,習慣怪東怪西又容易沉溺在不可反抗之命運的認命個性,雖抱怨這裡什麼都沒有,薪水還比以前更少,要做的事又多,還發現那個鲶魚臉鯨谷教授把他挖到垂乳根,根本只是想找一個好差使的手下,但神奇的這貧瘠的環境改變了桑幸總泡在居酒屋喝酒吃小菜的習慣,雖然他照舊沒有試圖挽回身為學者的尊嚴,至少也不再抱怨似的真過起了節約的生活。

啊...身為主角的喪志光芒太過強烈,我又差點要忘了其實此書是本推理小說。

真正進行推理的,當然不可能是桑幸,而是桑幸擔任指導老師的文藝社社員,特別是社團中無家可歸的遊民女大生神野美仁,社員都暱稱她神神。不過她是個冷淡的女人。

書中共有三個案件,可由於這些事件都是隨著桑幸莫名地發生,本該是主導此書的屬性卻意外的像是小菜般的附帶情節。
解決案件的手法也很有「正巧肚子餓了就把小菜吃光了」之感。
看了我以上的發言,千萬不要覺得這本書好像很隨便,其實這本書很扎實,很用心地在挖苦「學校」。

雖垂乳根大學自一開始就設定為三流學校,你可以說師資學生教師都很差也實屬可理解的,不過一流大學名聲好就代表各方面都很好嗎?

而學校是一種體系,還是事業,瞭解那環境的人多會說是種事業吧。

就算對學校沒有期待,那個地方也仍舊是教育的場所,最基本的東西現今卻淪為一張證書,招攬學生入學是為募集資金,若是貿易公司至少還有商品,而學校連最基礎的教授知識都捨棄了,學生繳學費好似也只是要個證明告訴大眾至少我不是個笨到底的傢伙,透過此書中的成人之眼看出去的世界,好像就是這樣。

除了經營心態,像鬼一樣徘徊遊蕩在校內的教師們,作者也真是極盡之能的挖苦,和這些廢柴教師相比,注意力似乎全放在cosplay、同人誌、動畫漫上的文藝社社員還比較能幹。
在她們的嘻笑怒罵間可以窺見多數人的家庭並不美滿,和她們沒有路用的老師相較之下,她們似乎更懂的這世界運作的規則。

雖有微微的可笑苦味,但本該嚴肅的事物卻諷刺得令人高興的不得了的那種感覺,讓我忍不住浮現出愛因斯坦吐舌頭的畫面,感覺就像把快樂顛倒了的歡愉感。



就書名來看,《桑潟幸一副教授的時尚生活》有種悠閒又古怪的歡樂感,可是內容卻因為桑幸這個不討喜的傢伙,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本以為只是個輕小說之作,但作者諷刺的力道讓人失笑之餘,也不禁回想起學校的過往,我的青春不算苦澀但也算不上甜蜜,我無意對教師不尊重,但就記憶裡的印象,多數的老師對於教育就僅是工作,這不能怪他們,書念得好不好畢竟還是要靠自己,不過那種懷念並影響一生的慈嚴身影對於我是不存在的。

對照書內的鯨谷教授,把教師們當成手下狂喊著招生就是一切的方針,少子化的現在,許多吊車尾的學校恐怕很有同感。

我沒有立場指導教育該如何,可是看看這本書吧,如果我們的孩子只剩這種學校可讀,我要是死人也會驚駭的爬起來大喊:不行啊~~

可是,又能怎麼辦呢?

總不能像桑幸那樣,這個層級不行,就往越低下的層面下去吧(這是沒有選擇的人的專利,桑幸你可不是喔),就字面上的確是種小確幸,可是....真的不太妙。






 

 

    文章標籤

    諷刺 推理 大學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