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我一點也不喜歡英雄式的電影,或許我天生悲觀,英雄對我來說是比不存在的生物還令人感到虛幻的東西,英雄的傳說彷彿是種迷信。

但這幾年的英雄電影,都帶著一種走向毀滅的悲劇色彩,無論裝扮人們心中的那份奇蹟與希望的英雄是誰,是凡人就會有凡人的俗世枷鎖,人類無法磨滅的七情六慾主宰著我們的兩面,因此當電影裡的英雄達成他們的使命後,等待著他們的是愈發強大的責任與無窮盡的思索,這點是讓我開始願意看這類電影的關鍵。

不過,相對蜘蛛人,一開始衝著克利斯汀貝爾的我,卻逐漸對蝙蝠俠本身與其背景設定產生興趣。

蜘蛛人,因為意外得到力量,或許剛開始他覺得新鮮有趣,但他痛失親人那刻起,力量帶來的責任便已背負在他的背上,他是一個不能說不也不能說愛的真正悲劇英雄,或許就是這麼的順應成章讓我起不了興趣。

當初衝演員去看的我,對於開戰時刻裡的昏黃色調,以及這個依靠一個企業而活的城市滿感興趣,對蝙蝠俠電影沒有研究的我的感覺,高譚市的設定是未來式的,只是時至今日,當時的未來已經變成了現代,而那彷彿存在未來卻又像舊時代的曖昧不明的氛圍很吸引人,尤其是開戰時刻裡的黃色調就像是黑暗來臨前的黃昏時刻。

布魯斯韋恩,在父母親死後,繼承了難以數計的財富,他可以選擇任何想要的人生,但復仇般的憤怒驅使他走上尋求答案的旅途,縱使在他以為得到答案時,仍是換來一場欺騙,決心把恐懼化作的力量的他以正面的態度貫徹他的理念,可以不用走上這樣人生的布魯斯,卻選擇了這樣的路,我認為意志力造就這樣的英雄,所以在片中,我看不到利落到讓人神奇的打鬥,也看不到令人恐懼的毀滅力量,這樣的一個富可敵國的貴公子,卻擁有不惜一切也要改變這座城市的堅毅意志,讓人心碎。

很多時候,為了順應這個世界,我們必須放棄很多原則與真正的想法,但是我們明知那是錯的,所以有的人開始腐化自己的心,他們告訴自己這樣才是對的,所以這個世界被我們從小錯誤慢慢地推向巨大的錯誤之中,因此我們都背負著罪,所以才會渴望一個英雄來彌補這些罪吧,而這或許也是我受到吸引的關係。

如果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了,我們也無力改變,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心懷良善?或許今天我對一百個人只會得到一個好意回報,那又如何?難道別人說的價值我們就一定得遵守嗎?為什麼我們不能大聲地說不!?

 

克利斯汀貝爾的冷靜氣質,飾演起擁有複雜面貌的布魯斯韋恩,非常夠味。

可飾演小丑的希斯萊傑卻更為搶眼,他的姿態、神情與說話的語氣,都帶著一種瘋狂世界的悲哀。

一張不見真實面容的白臉上,畫著鮮紅的笑臉,他高舉著一把小傘,漫步在懸掛天際的繩索上,滔滔不絕地跟客人們介紹著如何排解寂寞與傷心的方法。

最後他大喊:「沒有救的東西,不如就大家開心點,一起弄壞掉吧~」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