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好朋友.jpg

Jennifer Weiner 珍妮佛‧韋納   著/葉研伶   譯

馥林文化   出版

 

『友情』

年紀漸長後,我偶爾會想這兩個字的意義。

很神奇,沒有血緣也沒有相戀可能的兩個陌生人,卻會在某個時刻某個機緣下因某句話某個動作,變成了朋友,而牽絆兩人的友情有時候卻又比割不斷的親情、濃烈炙熱的愛情還綿長悠久,我一直覺得友情是個很曖昧的關係,既像家人也像愛人,但曾是陌生人的疏離感卻又不會忘記。

愛笛與小薇在九歲那年相識,書中有段小薇母親帶著兩人去挖蛤蜊的旅行,我很喜歡那段,那感覺就好像自己跟著最要好的朋友出去旅行一樣,小小年紀,那感覺就像是出門冒險,不過將來如何,閉上眼似乎又能看見那天兩人在晴空浮雲下,躺在挖蛤蜊的岸邊與海的交界,讓潮汐把海水推上腳趾..膝蓋..腰胸,兩人在水上浮著,頭髮在水流中擺動,任海浪帶著起起浮浮,越單純的一刻,總令人懷念不已。

長大後,回頭看青春的那段歲月,有時候竟然會眼睛酸澀,這個時候我會想,或許那段歲月最純真,所以受過的傷比任何時候都感覺沉重。

高三那年,愛笛與小薇鬧翻,兩個好朋友就此分離,兩人往不同的路上背著彼此走開,但從愛笛談述過去的口氣,她很氣小薇的背叛卻無法完全背離小薇轉身走開,不時地她還是會回頭看看小薇,只是她再也看不見未來的小薇,眼所及的都是過去記憶中的小薇,孤獨逐漸襲上,最後剩下她一個人守在自小長大的屋子裡,疼愛她的爸媽不再,哥哥必須離開她生活,住在對面的小薇也不在了,我似乎可以看見一直都缺乏自信的愛笛坐在老房子裡,拼命吃著東西的畫面。

那是個什麼樣的感受,或許我們都知道,我只想說,從不正面去面對自己的人,就算別人罵你肥笑你胖,你都不能多說什麼,因為那就是事實,而且是你自己造成的事實。

胖沒有什麼,這世上惡毒的話裡與肥胖相關的或許多但總那幾句,罵人的理由多如牛毛,最怕就是自己用肥胖的身軀把真心藏起來,縱使某個人有心,要橫越那層層又層層的脂肪看透真正的內在,卻失敗了放棄了,要怪那個人不用心還是自己的不努力?

這本書是由愛笛的角度看待這段友情,所以我總覺得這本書就像溫暖的奶油色,愛笛是個溫和的人,她用軟性的吃抗議不平的事,或許當她決定減肥把那些甜食打包丟掉時,臉上說不定正在流眼淚的,我相信她的決心也是軟的,就像木僅花,風吹就折腰低頭,身軟卻堅韌。

我不確定我喜不喜歡這類的故事,可是我很確定我很喜歡這個作者,我喜歡她描述的許多細節與形容...流蘇床罩,像一池焦糖灑落在床腳..我真愛這句啊~

其實這書裡還帶著一些些的懸疑氣氛,可是其中又挾帶著些甜蜜跟澀味,我得說我很喜歡這樣的氛圍,沒有重擊般的感動,也不是細水般的纏纏低思,就像是會心一笑的感覺吧。

作者或許還用了一個心,以愛笛為主的述寫裡,小薇也就是薇樂莉的事幾乎都是存在於愛笛的心中,所以相對下,小薇曾經發生過卻沒讓愛笛知道的事,對愛笛而言,就像小薇輕描淡寫過,那樣的淡淡然,畢竟不是住在一塊的家人也不是極力想知道彼此的戀人,朋友間總有一塊陌然的地塊,如果沒人主動進入,那塊陌生地就永遠只有主人一個人,朋友需要主動關心,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有時友情比任何情感都來得長久。

 

「薇樂莉,」我的耐心快要用完了。「妳有沒有想過妳的腦袋可能有問題?」

她給我一抹甜美、單純的微笑。「噢,我一直覺得是別人的腦袋有問題。」

 

朋友就是這樣,至少就我而言,(笑~)

 

感謝馥林文化提供試讀

 

永遠的好朋友  ←其實我有點不太記得內容,不過我印象裡這本書很可愛,特別是作者描述事物的寫法讓人愉快。

 

 

    文章標籤

    友情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