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艾琳.鮑 (Erin Bow)
譯者:朋萱
出版社:遠流出版

 

哀傷與希望彷彿是人類的真相,因為人懷抱感情,傷害背叛分離的痛苦是必然的崩潰,然而傷心過後又從希望中站起來。
《沒有影子的凱特》可以說就是這樣的一本書。

從第一頁,凱特的父親嚴肅地對他的小女兒說:「妳不是女巫......」那刻起,我便知這不會是個明亮溫暖的故事。
只是我沒想到的是,這個我以青少年小說輕待的故事,讓我直到最後,心情都處於一種很結實的沉重裡。


書裡有一段,我印象很深:巫師林奈對著欲繼續虐待他的守衛說:「花了這麼多時間追殺巫師,你難道沒想過會遇到一個危險的?」然後朝那男人的臉上吹了一口氣。

中世紀歐洲的女巫獵殺,受害的幾乎全是女性,守寡的、不識字的、老邁的...幾乎都是弱勢份子,年幼的孩子則受到歧視對待,就算不會受到審判也不見得能在那樣的時代安穩活下去。林奈的嘲諷,是譏笑那些權位之人獵殺了幾世紀,他們所謂的邪惡巫術,也不過是為失敗找替罪羔羊,為己身的自私剷除異己的軟柿子而已。

天災亂象、飢荒、病疫宛如無法跨越的巨牆,使人們絕望,安撫人心的宗教力量,在當時卻反利用來控制人心。

作者架構的這個故事,有種似真的錯覺,或許那就是真的。對我來說,魔法並不像哈利波特的世界那樣華麗絢爛,攪動著大釜裡滾沸的藥草的巫婆其實是正在煮膏藥的老婆婆,那是不知從多久之前流傳下來的民間藥方,不輕易說出口的話語是因為他們知道虛弱的人心容易被誘惑操控,心思被察覺只是因為他們善於觀察細膩推敲,天份與天賦是上天贈與的魔法,然而平庸的人忌妒地把他們當成是毀滅的使者,作者利用這樣的仇恨築構起一個藏於中世紀的真正巫術,就算知道這只是個故事,我仍不免相信從黑漆的遙遠世紀裡發出的陰風怒吼,真有能毀滅一切的力量。

書裡有不少形容詞用得很直接甚至野性,卻很容易聯想畫面,加上綿綿不停的雨,陰冷濕漉的天氣,讓人感覺呼出的氣息都像是黑霧般的不詳,卻和那個流行病如瘟疫的蠻荒黑色時代很適合。


如果評價可以簡單一句就好,我會說:我很喜歡這本書。
最大的原因莫過於角色的塑造,不只抓住了我的目光,也扣住了我容易浮動的心。

擁有魔法般雕刻天份的女孩、如吉普賽人的流浪者路漫人、神秘的白色巫師,以及一隻很神氣的貓。

這其中我最愛巫師與貓。

巫師的愛與毀滅,貓的智慧與友誼,在霧與雨的冰冷苦澀裡,就像是血與火的感動。

凱特因小時就展現出雕刻天賦被貼上巫婆小孩的標籤,父親死後失去依靠,她謹記父親說過的話勇敢存活下來,但人們面對不明未知的睡死病的忿怒恐慌讓她的生命面臨危險,她必須離開卻得交換出她的影子,但她也得到了一個真心的禮物,一隻會說話的貓,泰哥。

其實整個故事很單一,只是交纏在女巫獵殺這個事件的悲哀上,卻讓所有人狼狽不堪,渾身泥濘。

真心覺得不管是真人電影還是動畫改編,這本書真的很適合拍出來,以實體的面貌,伴佐那低低哀泣的小提琴聲,訴說一個時代的悲哀。

 

沒有影子的凱特  ←我直覺這本書不會多大賣,但我也說不出為何很喜歡這本書。以架構來看的確是青少年小說,可是故事說得很有深度,卻又不複雜,就骨子裡它也有些宮崎駿那種在大自然中無論如何都很奇妙之感,只是陰沉的女孩總是比不上漂亮的女孩受歡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