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試讀活動

作者:窪美澄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新雨

 

人為什麼會仰望天空?

這個問題大概很難回答,有時就是不自覺地就抬起了頭,腦袋裡什麼都沒有就只是看著天空,到底望著那片雲空或是那片夜星是為了什麼?

可能多多少少都有那點想要從天空得到什麼吧,救贖、希望、包容、智慧....天知道是為什麼,或許有人能從天空聽見那幾不可辨的微弱聲音,說著:沒關係。

無意識也好,想要些什麼也好,生命,的確是很一言難盡。



乍看此書,就是彼此有關係的五個人各自以第一人稱寫成的半獨立故事。為何用半獨立,因為他們彼此間的人生還是有重疊的部分。

可當決定動筆寫下心得時,越是回想內容就越難用簡單的心情去看待,越來越複雜的心思,讓我不知道怎麼描述這些故事、這些人們。如果我是用手寫,桌下大概已經一大堆紙團了。

總言之,五則故事分別講述了高中生齊藤卓巳、主婦里美(化名小杏)、喜歡齊藤的松永七菜、齊藤最好的朋友福田良太、最後是齊藤的母親,他們的人生。雖不像流水帳那樣細細長長,但也足夠認識他們了。

從卓巳會幫忙做助產士的母親照顧產婦與愛哭的這兩點來看,大概可以看出他應該是個溫柔的孩子,如果他一開始就和七菜在一起,不曾認識里美,他大概會成長為一個很不錯的青年。

人都說還未成年的孩子,心智是不成熟的,這一點我不否認也不特別贊同。不懂後果對人生有多大影響的年少氣盛,的確是需要時間來累積智慧,但對他人的痛苦、哀號以冷眼冷笑對之,就跟這個無關了,這是人還是無知孩童時就該備有的基本良知。

不過在此書,我承認未成年的孩子,就算已經大到可以做任何事,還是要好好為他們設下18限的保護線。
在愛情尚在萌發的初期,里美以她僅剩的欲望誘拐了卓巳對愛情探索的權利。第一次的戀愛,在絕望中萌生,腦中的記憶盡是與里美做愛的畫面,我很懷疑卓巳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再去談平等關係的感情。

五則故事裡,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里美。她的故事裡講到了霸凌對她的影響。
還記得前陣子美國某位女主播被觀眾投信說她太胖了,並指出身為公眾人物理應注意體態,這位女主播講了一句話:別讓霸凌者決定你的價值。

霸凌,另一種的年少氣盛的不成熟。這些孩子裡有多少人知道他們正在毀滅一個人,甚至是無法拯救孩子的悲傷家庭。不讓他們嚐嚐他們欺負下的人的痛苦,他們真能懂得遵重嗎?

里美沉默地接受這種命運,也不曾告訴過父親家人,因為她不想讓努力獨自帶大她的父親難過。但那些一點一滴加諸在她身上的不公平、欺負、輕視、不遵重,已經扭曲了她的價值觀,有人願意接受她,上床也好,嫁給僅認識幾天的人也好,被婆婆逼著用各種方式生小孩也好,甚至她和齊藤的事被發現後請求離婚,丈夫威脅著要把照片散佈出去,婆婆也仍是在講著生小孩的事,說將來小孩交由她養,妳只要和以前一樣躺在沙發上看漫畫,玩cosplay就好。里美已經完全否定了自己的價值,或許她不會傷害任何人(除了可憐的卓巳),但若她的父母還活著,看她這樣麻木生活,那心也太痛了。

這本書寫了許多人性的醜陋,低下生活的黑暗,社會的歧視觀感,卻用很輕描淡寫的口氣在說,可又有一種想起來就覺得怪異的輕盈感。
好像在說:其實沒那麼糟。

這樣說起來,卓巳的朋友福田嬰兒時父親就自殺了,母親根本不養家,他只能靠自己養活自己和失智的奶奶。他卻在打工的便利商品認識一個補教名師,這個人出生良好,也很有能力賺錢,但有個缺陷,喜歡男孩子,他就是因為被發現隨身碟裡全都是男孩子的裸照被趕出補習班。
但這樣子的人很喜歡教人念書,對升學對未來毫無希望信心的福田被他改變了人生方向,就算那個人是個猥褻犯又如何,他一定要死命地念書,考上大學離開這個城市。

想想,這有點奇遇的味道,雖然有點危險。



齊藤的母親因為想要努力地讓孩子來到這個世間,所以一直做著助產士的工作。她的故事,明明也只是個只想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人而已,卻讓人想著生命為何會來到這世間?

當我回想卓巳、里美、七菜、良太,生命裡倘若都只是些令人厭惡的事,活著是為了什麼?

七菜說她就算地球會毀滅,她也要死皮賴臉地活下去,然後做很多很多的愛(最好是跟齊藤同學),也要生很多很多孩子(也最好是跟齊藤同學)。我希望她成功啊。

人感到無用時,仰頭看天,就是這個感覺吧。

可以堅持,改變,等待,就是別抬不起頭似地過生活。




ps.這本書看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其中暗藏的道理卻可讓人思考很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