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道尾秀介
譯者:林彣馡
出版社:新雨

 

「月之戀人」這四個字,對於或多或少會關注影劇新聞的人來說,應該不陌生。無論有無看過日劇,對於這齣戲的選角、大略劇情,以及引起的話題,也應該略有所知。而我是屬於大概都知,完全沒看過日劇的那種人。同樣,對於作者道尾秀介,我也僅知他的作品多是推理小說。

推理小說家為電視台寫了一部愛情小說,我想我們都會為其中可能產生的衝突感好奇吧。畢竟推理的世界裡,總是充滿詭譎、心計與哀傷,那麼這些特質也會多少影響《月之戀人》中人們嗎?

很遺憾,由於我還未看過作者其他的著作,無從比較,但我認為沒有障礙(有些人某些題材是完全寫不來)的創作者,不管是習慣的題材還是陌生的都會是一樣的態度,相同的中心思維。從《月之戀人》,我感覺道尾秀介的態度可能是明白直述,中心思維則是本質的重要。

與日劇的華麗相比,這本原著顯得平淡,它不似日劇改編的那樣多角複雜,角色間的張力僅是微微一彈,整體感覺可以說是一部溫順之作,劇情並無特別之處,任誰都能看出主角是何人,一如我們閱讀言情類小說,配角的存在只是為了讓主角在經歷一切後,認清所愛。
可是關於這點,我又得說也因為如此,道尾秀介這本《月之戀人》反而不像愛情小說。冷酷多金的年輕社長蓮介、溫暖單純的彌生、美麗神秘的秀美以及開朗積極的風見,完全是愛情故事裡常見的四人組合,然而在書中卻看不見任何激烈碰撞的愛情火花,我們熟悉的戲劇效果,每個人似是水中的魚兒,僅是順著流動,自然地水游而下。

自然地喜歡上某人,自然地隱藏心思微笑,自然地會想起某人,自然地想清楚放下。

書中這種平白自若的淡然感並非是無聊呆板,我一直想這是什麼感覺,才明白這就是真實人生的坦白罷了。

蛻去身份,蓮介就只是蓮介,他心底的那份芥蒂與他努力成功無關,而彌生、秀美也一樣,平凡的人生,美麗的外表,都只是被看待的外衣,他們想成為誰,想去愛誰,想做什麼,都只關係於他們的本質,因此作者無法為他們編排多離奇的遭遇。

我也曾經憧憬麻雀化作鳳凰的浪漫,渴望財富權勢製造的童話,但我們都知道那只是種情懷,不用太過認真,只是若有日真的遇上了。那個人,我們戀上的是他的身份?還是愛他這個人而已?


雖然這個故事走的是淡淡然的路數,但作者的主業畢竟是推理,不難看出作者使了點小技巧,如利用隱約又模擬兩可的寫法留下懸疑的未知,又如在劇情轉換處標上人名,有些分線進行又特意強調每個人之意,不過這些技法用得不重,只是稍加施力地敲進故事主體的小處上。
原本人心就是容易複雜變化,人的命運走向也常因此轉變彎折,再溫柔再浪漫的愛情也總有令人忽而驚悚的剎那、懷疑的懸念瀰漫之時,我喜歡這種稍微的衝突,《月之戀人》雖稍稍使了點這樣的手法,但故事整體還是較偏向平淡的真實感。


月之戀人,就字面我的感覺是有些迷離且夢幻的微傷感,實在不適合太華麗的登場,
絢爛的煙火,美麗神話所遺留下的恆久寓意的琉璃珠,
愛情的美麗與無可言喻,在男性作家筆下,隱隱約約的,在力求貼近實際的鋪陳背後,總藏有不想說破的一點情思。





    文章標籤

    文藝愛情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