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南條範夫
譯者:蕭雲菁
出版社:新雨

 

我的武俠人生始於金庸,也幾乎可說是終於金庸。

一個無名小卒在江湖這片不見邊的廣大中,會發生何事?仔細一想,與西方的奇幻小說似乎有些類似,神奇的東方功夫看著也像是種魔法。

讀武俠小說欲罷不能的原因,就在於不知這人又會有何奇遇,自他發展而出的錯綜複雜的事態、情愛、仇怨...又會如何發展,在武俠的世界裡不愁無血無腥,但那只是一種附帶品,集中讀者注意的往往是詭譎多變的江湖樣貌。


劍豪二字,有武俠氣概,可此書中的劍士們卻並非我們武俠中常言道的俠義者。

心想這果然是日作家的作風,這也可說是他們的武道小說,他們雖也講情誼、俠義,可他們的武士之道,即是「斬」。
為信念而斬。

說此書是殘酷美學之作,還真是一點都不假。

只是最讓我發涼的,並非斬殺四溢的暴戾,也非是死流滿地的血紅,而是十一場對戰之人的背後原由。
這樣的書果然只有日作家才寫得出。



雖說書一開始便說明了這是以由駿河大納言德川忠長所主使的一場空前絕後的御前比武之事所寫之歷史小說,可實際上卻像是短篇集的集合。

各篇皆以每一場比試作為分野。

因此各篇也都以講述此場比武的背後之因為主體。
共有十一場比試,但最終幕的最後結果卻似更為慘烈。因手上的試讀僅有前五場比試,最終結果尚無法得知,可光是這五幕故事就讓我對人性裡的殘酷既感到熱血直衝,又身受荒涼至極的詭奇。

就以第三幕為例,〈峰打不殺〉是說雪之介此人有著高深的劍術,其為人也極低調謹慎,但只要一出手便會殺死對方,雖他萬般告戒自己萬不可動手,尤其是有了心愛之人後,可偏偏命運不與他從,就是有人與他不和萬般挑釁,偏偏此人還是愛人的哥哥,旁人皆知這並非雪之介的錯,可他的確是斬殺了同僚與愛人的兄長,這樣的命運在他的人生中不斷上演,哪怕是最後為了改變此種總是不得不殺人的命運而悟出一種不殺劍術,也依舊如此。

說白一點,這人就是衰運嗎?
命運對他百般作弄,本人的意志絲毫無作用,除了棄劍恐怕也無他法,可為何他還是不捨棄?

我舉這個例,算是這五幕中較為溫和的。

各人比武的原因其實都不超出復仇的意念。可他們的理由真的很有千奇百怪之感,我實在很想趕緊再看下去到底又是什麼樣的人上場比試。


與漫畫相比,我喜歡小說多過太多了。

漫畫除了基本架構相同,故事發展其實已經不太一樣,為了填滿視覺上的滿足,無法如小說般那樣簡潔平淡,華麗的畫面的確會帶給人衝擊,卻少了氣氛。

不知為何,在漫畫中我反而感覺不到小說盈繞全書,滿滿的鬥心,還有殘酷之中的那一絲很隱約不想現於人前的卑劣性格。

看在我這個現代人眼裡,那時的武士之道,說穿了就像看不對眼就可以拿刀起來相砍的混亂而已,可時代所致,剛結束戰國亂世,好戰的血氣仍未消除,忠誠事主的信義依舊深存武士之心,尊嚴跟謙讓似乎還在背道而馳。

五場比試裡,找不到何謂俠義,卻的的確確有一股彷彿美麗之物的幻覺,這幻覺大概來自於求勝的執念。彷彿照映在扭曲之鏡上的身影。



簡潔平淡的口氣,娓娓道出糾纏各人不殺死對方誓不方休的執念。作者適時地調換寫法,讓各人各事又似連貫的串成整體,畢竟這些人全都在同一天裡同一比武之地展開死鬥。

或許以前所看的日漫《神劍闖江湖》可算得上是一種武俠,可在我心裡我倒比較喜歡以當世武道為中心觀點的《劍豪生死鬥》。(可能跟年紀也有關)
不過兩部作品的時代不盡相同,眾人所面對的決擇當然不同。

但最大的不同,是故事的呈現手法。
漫畫或是拍成真人電影,我深覺那都是場饗宴。可唯有小說,才能深深地探入人心,讓那隱晦不明的幽暗露出面目。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