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chived-s  

作者: 薇多莉亞.舒瓦 Victoria Schwab
譯者:林零
出版社:奇幻基地

 

生命猶跳動時,活人不知其輕重,死人除了放棄又能如何,而逝去的人們對於生者卻遠比仍活著的人重要。
無法割捨的人,是對亡者痛心?還是對自己的無力深感後悔?


這本書,我想起電影《禁入墳場》。

電影中的男主人因工作全家搬到一個鄉下小鎮,後得知新家後方的森林深處有片印地安古墳場。當女兒為疼愛的貓過逝傷心時,主角將貓埋在了那片墳場,沒想到隔天貓真的回來了。
就算他知道那隻貓不對勁,讓死人復活、讓心愛的人再度回來的誘因實在太過甜美,當小兒子發生意外死去後,他也這麼做了。
當他的妻子被兒子殺死後,他也這麼做了。
明知不可為,真相就在眼前,他還是執意如此。
在史蒂芬金的故事裡,常可以看到人的心智在痛苦悔恨中迷失,日漸心狂,但我懷疑那根本不是因為愛,只是為了讓自己不再如此痛苦的痴狂偏執。

就靈魂而言,《歷史檔案館》說的是這樣的故事。生與死,放手與執念。

可歷史檔案館這座骨架,卻沒有這麼傷感,它的存在充滿了神秘,讓人費疑,我一直覺得這個故事還太多疑點,果然還有續集啊,這就可以充分理解為何當主角麥肯琪一出現,一把單刀便直搗進來,一路殺到最後,主角與她的家人朋友最後的那些對話聽起來就像是掀開了什麼序幕。

我不知道作者打算寫幾集,我只希望不要又是三部曲,有時候有些故事就是很適合細水慢流,麥肯琪搬進的這座公寓實在是個很不錯的地點,充滿回憶的老地方總是有說不完的故事與秘密。


作為第一集,透過主角的桀驁不馴(可能沒這麼嚴重,但她的確挺不聽話),首先我瞭解到,歷史檔案館是個極重規定與保密的地方,換個層面說也是個冷酷的世界,那是個保存亡者記錄的地方,冷冰冰也算是符合其特質。

剛開始還以為那個檔案館只是個奇特的設定,大概就跟冥間地府類似,不過會逐漸明白那個地方就如其名,是歸檔之地,躺在裡面的不是靈魂而是亡者們的生命記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這個地方是為何而生?

麥肯琪是個看守員,負責在現處世界與檔案館之間的夾縫界巡邏,如有逃脫的「歷史」則要將其帶回歸檔。

「歷史」不是化作鬼魂的亡者,只是一種以人的型態呈現的記錄,就像裝著不同東西的某人,不可能再是記憶中摯愛的那個人。

因為弟弟意外過逝,為了重新開始,他們搬到離舊家不遠處的科羅納多,由旅館改建成的老公寓。

傷痛仍糾纏這一家人,她的父母透過別的事務去淡忘失去的悲傷,但麥肯琪知道弟弟小班仍存在某個地方,如果小班不會像其他亡者那樣迷失自我,喪失心性,或許...或許她仍有機會帶他回來。
因為心底仍殘留希望,所以無法放下。

為了轉移這些念頭,她總是破壞規定,比如說私下運用能讀取記憶的能力,偷偷探索她的新家,卻意外發現她的新房間曾有一位少女被謀殺,這一絲好奇的火花逐漸將她帶離規定的那條底線,也包括她最深愛的爺爺的警告與教導。

麥肯琪的爺爺在她十二歲便將他的職位傳給她,即使她還如此的年幼,但她的爺爺一直訓練著她,教導她關於這份工作該記得的要點。

因為敬愛,她成長為一個倔強的女孩,但她也有自我,是因為她繼承了特殊的能力,還是有其他原因,我始終對她爺爺這麼乾脆地剝奪一個女孩的人生,感到很難接受。

不管是在檔案館裡工作的人,或是在夾縫界追補逃亡的歷史的看守者,還有在此書中著墨甚少的獵手,都有讓人感到身不由己的無奈,或許這份工作值得驕傲,卻必須活在謊言之中。

如果深入思想,可能會發現最後根本沒有什麼可以證明這樣的人生是值得,但就如書中所說,無知有時也是一種幸福。

我喜歡知識帶來的力量,卻無法否認力量並一定會帶來幸福,如果能無所知而專注在一件能帶來幸福的事上,又有何不可,但麥肯琪大概已經無法再擁有這些了。

 

《歷史檔案館》有一種亡者國度的死靜,所有的秘密都被藏在無語的門後,無法捨棄的人尋找鑰匙想要打開那些門,但門後真有如願的捷徑嗎?

其實這書有一種很隱然的陰森,因為它談論著死亡,亡者會保持沉默,但生者總是喃喃自語,使人發毛。

 

 

 

 

    文章標籤

    死亡 奇幻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