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傑克.凱堔 Jack Ketchum
譯者:葛窈君
出版社:小異出版

 

開始閱讀《孽種》前,只覺這是另一本略為不同的《淡季》,因此發現出版社出版了這本續集時,我頗感訝異。
畢竟《淡季》有其代表性與地位,相似的續作似無特別需要投以關注的因素。(當然,如果很有市場性的話,再爛也值得出版)

不過,看過此書後,我才明白當初為何翻拍成電影的不是《淡季》而是續集《孽種》。與前作相比,《孽種》更具戲劇性,更顯人性與對比,更像是一本起伏明顯的小說。
可惜的是,拍此片的導演似乎沒搞清楚他要拍的是個怎樣的故事,草草了事但也意外開啟食人家族的第三部作品,《The Woman》。

經過《淡季》與《孽種》的洗禮,我真是越來越期待《The Woman》。(話說到這份上,孽種都出了,不出這本似乎說不過去)
前兩部作品架構是類似的,基本上都是外部入侵,受害者遭受野性攻擊,文明的衣裝在獸慾面前驚恐不已,然後《The Woman》卻進入了另一個階段,來自文明世界的人將這令人驚恐不已的野獸帶進他們的文明,想加以馴化。
什麼樣的人會做這種事?


食人家族在《淡季》尾,就我印象所及是幾乎全死光了,但作者鑽了個無礙的小縫,讓一個女孩從重傷中活了下來,而衍生出續作《孽種》。

上一部中,家族出擊是為了獵食。到了此書,成長為女人的女孩懂得要更小心,她不斷遷徙,而當她遷徙了一大圈後又回到了死河鎮時,她所創造的新家族下的孩子犯了個錯誤,為了安撫那因錯誤而成為憤怒的黑暗死靈,她們必須找個活獻祭品。

然而這個家族下手從不留情,一個祭品便代表一個家庭的犧牲。

此作中,作者在受害者中增加了一個八歲小男孩與小女嬰,有趣的是,受害者中同時也多了個內心邪惡的角色,為純獸性的恐怖中增添一絲來自文明的惡意。

作者在這些變更中,更加深他一直探究的黑暗人性,究竟是來自教養,知惡明善的文明人可怕?還是無視生命貴重只知獵殺的野蠻人可怖?

若要我選,我不想遇見那種家世良好、人模人樣卻淨做齷齪事的那種人,當然我也不想碰到只當我是塊肉的那種人。


其實續作《孽種》比起《淡季》,善意許多。
我一直覺得作者的文字有種蒼白色的詩意,他並不會添加很多人物與場景的描寫,弄得人暈頭轉向,失去時間感。
文字下的故事雖殘忍,但他只是道出真實,無刻意營造任何異世界般的驚悚,卻讓人看了難受,隱約有種陌生的情緒,彷彿查覺了什麼,某種藏在我們心中的闇,但那只屬於意會,最好別說出口。

我提醒自己:
別成為只想把人逼上絕境,不留餘地,一點機會也不給予的那種傢伙。
這樣的卑劣,唯有地獄能歌頌之。







    文章標籤

    傑克.凱堔 食人家族系列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