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凱琳.史勞特 Karin Slaughter
譯者:吳俊宏
出版社:小異出版

 

我曾經很疑惑,為什麼要將一幅畫特別劃割成三等份?
後來才明白一張圖像不一定要完整地欣賞才能明白其中的旨趣與美麗。這樣說來,《虐殺三聯圖》的確就像這樣的作品,乍看宛如破碎的色塊,各別細瞧,才發覺其中藏著三張相似的臉,神情各異。

倘若以圖像形容那三張臉,我會說:第一張臉笑容燦爛;第二張臉蒼白直視;第三張臉堅毅孤寂。

不過文字的畫,沒法帶給人視覺上的侵襲,只能給予心靈上的衝擊。


作者將此書分為三部,非刻意的,但每一部的開始,自然會感受到主述者的換位變化。

就跟童話故事的很久很久以前一樣,每本犯罪小說的開場,幾乎全是某個躺臥於血泊中的屍體,謀殺念頭悄悄地聚成一樁事實。這本無異也是,只是我不免會與幾乎差不多時間內看的前幾本書相比,雖各本小說主軸大不同,卻也都不約而同涉及犯罪這個區塊,尤其是性犯罪。

以文筆與劇情構思上相比的話,老實說《虐殺三聯圖》顯得粗獷,但此書卻也是這幾本書中最貼近犯罪的小說,若說前面讀的那幾本就像穿西裝的體面男子,不像警察也不像商業人士,在他們面前,《虐殺三聯圖》像是穿著一身皺巴巴西裝的老刑警,辦案沒有什麼千轉百迴的奧妙,就是不斷地找線索。

再老實點說,兇手是誰?真的不難猜。結局也沒有什麼驚人的逆轉或是疑漏的疑點大解秘。(可能還是有解惑一些問題)
小說整體當然是朝著謀殺案的調查前進,只是過程中會換人主述,記憶與現在交錯,當中暗藏的資訊全會在後來產生一些小驚訝,粗獷中的小細膩大概就是這樣吧。

究底來說,《虐殺三聯圖》說的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作者用了錯位的寫法,把故事包裝得神秘了些。
這樣說起來,這本書似乎很普通,不客氣地說,我真的有這樣想過。只是,一個人的時候總會不自覺想起書中情節。
就連動機都那樣的普通,但是,恨一個人根本不需要太厲害的理由。
說是殘暴的虐殺也覺得普通,可是,女性與幼孩的弱勢真實到讓我感到一陣顫慄。

就因為沒有像CSI那樣帥氣又神速的推理辦案所以感到無趣嗎?還是因為不想面對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壞?

這是個很粗獷的故事沒錯,卻給予我一個很深的思考:家庭在犯罪世界裡的樣貌。


當家中開始有了小孩,再看以往只覺得遺憾的社會新聞感覺完全不同,心裡多了沉重,突然明白那是家庭的責任具體化的覺悟。

要如何保護孩子不受傷害?要如何教育孩子正確思考?要如何在孩子失意時導正他們?
我知道為人父母不簡單,真的不容易。

犯罪的因子,我明白不能全歸咎於家庭,有些人就是不願意接受幫助,執意放棄人生,為人父母縱使再多心意也無法將一顆只願放逐的心拉回。

無法否認,家庭在犯罪的世界裡總是缺席的。
錯誤的疼愛,忽視的對待,更別說虐打、侵害這種該死的行為,或許是多數犯罪者用眼記錄下的家庭樣貌。

許多不快樂的人記憶裡的家庭或許也是如此,感覺不到一絲溫暖,夜深人靜時,討厭的心酸總無預警地冒出來,打擊著自己。

我知道為人父母不易,但是有什麼比得上父母真心的傾聽與關懷。






 

    文章標籤

    性犯罪 毒品 威爾特蘭特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