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馬克.米榭-阿瑪德利 Marc Michel-Amadry
譯者:尉遲秀
出版社:讀癮出版

 

書很輕薄,一下子就看完了,但我卻幾乎記不得裡頭寫了什麼,只記得一種感覺幽幽成形,彷彿經歷了某個片刻。

不經意的情況下,我忽而推開門,走進一個空間,初始以為走進的是間畫廊,但那裡只有被兩面白牆圍住的走道,無窮無盡,彷彿沒有終點,而牆上掛著一些人的照片。

我一一巡視那些照片,有個男人笑不可抑卻臉露悲傷,有個女孩一身五顏六色站在鏡子前,另一個女孩目光越過台下歡舞的眾人直望某個方向,另一個男人對著一張白紙微笑著,最後一個看似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和一群孩子在破敗的柵欄前看著兩匹有點怪怪的斑馬哈哈大笑。

這些照片後無再有任何照片,但白牆依舊延伸,我想那空白處將會掛上更多人的吉光片羽,每個人都會有的,珍貴的片刻。


《30街的兩匹斑馬》由短篇故事集合而成,但實際是在說兩對男女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透過馬哈茂德‧巴爾古提這位巴勒斯坦人將其動物園裡的兩隻驢子染色變裝成斑馬這事,走出他們正逢人生低潮的那些時刻。

在這五個人轉換角度述說他們的故事當中,有一個小小的希望,如同偶時在總是充斥政治角力、經濟低迷、社會悲劇等新聞的夾縫中出現的小小報導,說著某個平凡人做了某何事引人會心一笑,在那樣的當下心中的陰霾雖不能全數散去,但有絲溫暖的光會照進心中,種下一朵花,那小小的希望感讓人想起笑容之類的美好。

國內激進份子與以色列的戰火之間,有一大群人只想安穩生活,國家間的爭鬥不代表全部人的心聲,馬哈茂德用他僅有的小力量,「歡樂動物園」的園長可以做的事,努力和絕望對抗,和只想打仗的那些人抗議,他的明星斑馬早在戰爭中餓死,他沒錢沒管道再弄來兩匹真的斑馬,那他就自己想辦法做出兩匹斑馬。

誰都知道這樣的謊言很快就會被識破,但沒人抱怨,無論換來的是嘲笑、諷笑、微笑、大笑...那只是生活裡的一樁趣事,對馬哈茂德的同胞可能是生活裡少有的樂事,對美國記者詹姆斯卻意外地招回了他遺忘的歡樂,對喜歡收集報上的一些小故事的法國人馬提厄則為此為他吹散了籠罩在陰雨中的愛情上的烏雲,兩個男人因為馬哈茂德的一個小小善舉,找回了人生意義找到了所愛,那兩個女孩也因此受饋,找到了生命中最終的依歸。

或許在未來,這兩對男女也可能分開,但就在這個時刻,他們都相信他們的生命是圓滿的。

而馬哈茂德更沒想到他的一個希望、盡力,得到無數友誼,讓他更有力量為他的動物園做更多事,也為他的家鄉多盡份力,雖然他只是個小小動物園的園長。


這是本可以用更多字句去描繪人生風景的美好之處的小書,但作者只是用很簡潔、情感面的手法寫出書中人的某個片段,或許這是因為這是他的第一本書,也或許他就是想用這種方法讓人去感覺,當心有感觸發出光澤的那個剎那,珍貴的那一刻,老套的一句話,會說那是永恆。

這時我想起了米奇.艾爾邦的《時光守護者》,以寓言的方式告誡人們「時間」之於我們是何物,輕輕短短的詞語,引發思緒發生空白,讓思想進入空間。

《30街的兩匹斑馬》似乎也像這樣,有點寓言式,告訴眾人把驢子扮成斑馬這件趣聞正以很正面的方向牽引著一些人,我們不必知曉太多他們過去的那些掙扎、痛苦,那些省下的字語也帶有一種思緒淨空,暫時遺忘了總像蒼蠅惱人的嗡嗡飛舞的負面情緒,我仍未忘世間無全好,只是這一刻,彷若看見報紙上某則小故事,忍不住又相信這世界很美好,微笑了起來。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