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  

作者:山白朝子(乙一)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皇冠

 

我的路感雖不太好,還不至於回不了家,不過人生在世免不了要迷路幾回,只是遇上這種事時,冷靜絕對好過慌亂。

所以我發現只要別迷路在太令人恐懼的地方,一時走錯路倒常有一種發詭的樂趣。

詭的是,明明就是個不算陌生的地區,為何自己從未來過從未看過?如果想像力再蓬勃一點,我會想像自己跨入了另一個時空,幾回下來真會迷上這種無意中踏上城市探險的惡趣味。

可若問我要不要跟著書中那位寫旅遊書的作家和泉蠟庵一同旅行,那是打死我都不要,拜這位迷路大王所賜,與他一起上路的隨從,所遇之事常是伴隨著死亡陰影的詭譎遭遇。話又說回來,我也真服了那個隨從耳彥的勇氣,雖說是因為欠了人情不得不跟著上路,想必在他心底深處,沒錢跟被追討賭債相比較之下,鬼魅怪奇可能較不可怕。

九篇怪談,全圍繞在一個有著奇異時空感的男人身上,我曾希望在篇與篇中能看到某些關聯性,仔細一想或許有但可能根本沒有,就如同作者並無意太深入故事的啟發性及人心的剖析,而是點到為止的淡然作法。每篇故事雖都不離和泉蠟庵,卻又無任何關聯,讓我想起一篇中有位隨從提起百物語,每說完一則故事就吹熄燈蕊上的火,我就只需待在一旁,聽便是了。



和泉蠟庵,這個人有著一頭亮麗更甚女人的長髮,以及一張算是俊秀的臉,他算是專職作家嗎?至少可確定的,他時常出遠門為出版商走訪那些未曾面世的溫泉地。

說到年代,我也不是很瞭解,唯一可以確定的,絕非現代,猜想是結束內亂,朝向現代化的那段欲蛻去階級舊昔走向各行新興的時代吧。

不過和泉蠟庵到處遊走的那時,舊昔風光仍有,也因此怪談的氣味更濃,同樣的故事如搬到現今,恐怕就沒有那古調風情了,人們大概也只會說那不過是一則都市怪談罷了。

我向來喜歡怪誕恐怖的故事,不知不覺裡也看過聽過不少,我不能說此書中的故事很新奇,九篇怪談多多少少有那種雛型相同,細節不同的相似感,但我還是很著迷,因為和泉蠟庵這個人。

嚴格來說,和泉蠟庵的出場並不比他的隨從活躍,因為危險總是降臨在耳彥身上。(看了書中內容後,真的會開始同情他)

和泉蠟庵這個人有種少根筋的優雅,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有一種無視於時空的特殊體質,這我不得而知,他的豁達到底是大無謂還是慧黠?也耐人尋味。
我很喜歡和泉蠟庵的迷路系列,無論作者寫多少,我都想看下去,就只怕此書是唯一的一本。(嘆)


中國寫怪奇的古書,總是點到為止,就連勸人向善的話也精簡的很,也可能是文體的關係,這本《胚胎奇譚》整體上也就像這種感覺,人物剖白少了很多,完全專注於所遇之事,因此我老說不確定,不甚瞭解,我只是猜,這卻很有韻味,很有我自己的想像與理解的另外之趣。

同時也有「迷」的霧感,不知道下一次下一步,和泉蠟庵又會把人帶往何處,文中不知哪一篇某段寫了,明明走在上坡,卻走到了海邊,難道水是倒著流的嗎?在山頂上聚成了海,真是很有想像力的文字啊。

但他帶來的未知,也詭奇的令人微微顫抖。






    文章標籤

    怪談 乙一 路癡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