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湊佳苗
譯者:王淑儀
出版社:時報出版

 

至今,湊佳苗的作品,加上此書,我僅讀過三本,因此無法做出任何比較,但與先前的接觸過的作品相比,《花之鎖》讓我深感壓抑,甚至有難以言明的沉重感。
在同一個地方生活著的三名女性,為了丈夫,為了生病的外婆,為了昔日的戀人煩惱苦思,她們的生活平凡普通,彼此卻有許多的共通與相似,彷彿共同懷抱了同一個秘密般的相連。

若以內容而言,此書並沒有寫了多了不起或是多令人省思的故事,但每當我回想就會聽到自己心裡那靜寂的嘆氣聲。

如果做人能不如此自私,或許所有的人都不必背負著枷鎖活著了。


梨花工作的補習班被惡性倒閉,頓失收入又領不到任何補助,正在住院的外婆也急需動手術,她想恐怕必須動用到外婆的存款,但外婆卻對她提出了一生一次的請求:無論如何都想買下一樣東西。

梨花只好求助三年前父母過世時曾對她們提出金錢援助的K。

美雪因為舅舅的關係,與同公司的和彌結婚了。雖偶爾會想和彌是否真心,會不會礙於身為老闆的舅舅的希望才娶她的,但婚後的生活兩人過得很好,只是美雪卻始終沒有懷孕。
但和彌的溫柔消除了她的不安。

一日,和彌一臉興奮地告訴美雪,他要參加縣政府的美術館設計競賽,看著丈夫喜悅的神情,對於丈夫被陽介表哥簡直像是利用把和彌從舅舅公司帶出來幫他打關係建立人脈的行為深感不平的美雪,心想她一定要成為丈夫的支柱。

和彌的才華一定會逐漸受到肯定的。

從未見過父親的紗月對初次見面的登山社同伴浩一,竟忘情地喊出:「爸爸。」

好友希美子怪她竟然用這種招術搶在她之前認識浩一,不過她也警告紗月,要從女兒變成戀人可是很困難的。

紗月終是沒有與浩一有結果,反倒是決心放棄的希美子後來與浩一重新相逢而結婚了。
拒絕再見浩一的紗月卻收到希美子的請求,請求她救救浩一。


一開始用平行的視角看這三人,但交錯她們生命中的種種有太多相同之處,要不起疑心是非常不可能的事。
但作者卻寫得泰然自若,她們就是不相干的人,在隱晦的線索中一路前進,我好像是個掛滿鑰匙的人,最後竟踏進偵探正在解說案情並指出兇手的推理場景的錯感。

這錯感並非指真相大白的恍然大悟,而是惆悵的心情。

遺憾,無法重來,除了挺起胸膛,繼續生活,還能如何?站在當事者的立場,我感到很無奈,站在旁觀者、讀者的身份來看,胸腔裡的惆悵感很無言地在說:這種事何必讓它發生。


雪月花,出自於白居易之詩,在日本代表著自然界裡的美麗景物。

以此命名的三位女性,代表著什麼,我不是很瞭解,但書中總是會提到登山,仔細一想,幾乎所有的人都與山有著某種連繫,以山為喻,即使她們因為他人的自私而失去了本所期待的幸福,命運並非是因為她們而降臨,而是命運本就存在。

費盡氣力爬上山巔,望見不可預測的景色,可能大晴燦藍,可能雲霧灰陰。

你如何看它,它就是一種景色。

如同貫穿全書的香西路夫,書中眾人透過這位畫家之畫,各有其觀點也各懷有不同情感,就如他們各有其所期盼,有其夢想,也各有其私懷的暗心,畫中之物、色彩並非眼所見,端看觀看者的心,欲投射出何物。

一幅《未明之月》帶出始末,以及酸楚般的溫柔。




    文章標籤

    懸疑 背叛 雪月花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